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研讨 > 正文
柳岸长篇小说《浮生》研讨会在京举行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4-10-24
 
1020,由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办公室、河南省作协、周口市文联联合召开的柳岸长篇小说《浮生》研讨会在现代文学馆举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白庚胜出席会议,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主任张胜友,中国作协理论批评委员会副主任雷达,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中国作协理论批评委员会副主任吴秉杰,河南作协主席李佩甫,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胡殷红,《中国作家》副主编王山,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中国作协创研部理论处助理研究员岳雯、《十月》副主编赵兰振、河南省文学院院长何弘,河南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陈杰,周口市文联主席李泽功、周口市文联副主席苏运峰等参加研讨。
 
        
    《浮生》作者柳岸,本名王相勤,河南淮阳县人,中国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协理事、河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周口市作协主席。《浮生》是柳岸的新作,今年4月由河南文艺出版社推出,也是中国作协2013年的重点扶持作品。近年来,她的作品陆续在《中国作家》、《十月》、《北京文学》、《青年文学》、《长城》、《清明》、《莽原》等文学期刊上刊发,多次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转载,并收入多种文学选本。出版小说集《燃烧的木头人》、《八张脸》、《红月亮》三部,出版长篇小说《我干娘柳司令》、《浮生》两部。《燃烧的木头人》获河南省第五届文学艺术奖。《我干娘柳司令》获河南省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奖,获河南省长篇小说精品工程优秀作品奖,河南省优秀图书奖。《我干娘柳司令》和《八张脸》同时进2011年的农家书屋。柳岸是“周口作家群”中周口本土作家中的领军人物,同时她又是一名基层的公务员,有着丰富的生活阅历,对社会底层的洞察和思考,使她的作品具有了厚重度。

《浮生》是柳岸继长篇小说《我干娘柳司令》之后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作品通过一个底层小人物柳三及柳小毛、柳大志一系列人物形象的塑造,揭露和批判了人性的投机性,展示了人性的复杂和命运的诡异,也引发读者对国民性问题进一步反省和思考。

《浮生》塑造了聪明、狡黠的悲剧小人物柳三。他绝顶聪明,却历经坎坷,他的一生具有强烈的传奇色彩。因为聪明,他身上才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传奇故事。柳三在14岁的时候,把祖上积攒的万贯家产买成枪支弹药,投奔共产党,光荣负伤,成为风云一时的“传奇英雄”;这是他传奇人生的开端,也是他不寻常人生的开始。解放后,他当了教师,因一次次出错从教师队伍中被剔除出来。于是他成了造反派,又一次倒霉,进了监狱。出狱后无奈中回到老家。他通过自己的聪明和不懈的努力,终于能够平反……然后。柳三又凭着一张处方成了神医。成了神医后的柳三膨胀到忘乎所以,因此,又有了他后边的遭遇——又一次一败涂地,一无所有,差一点进了监狱。经历了这场劫难的柳三皈依了佛门,跳出了红尘。可是,俗世的事儿还是不能放下,他开始最后一次算计,不让自己火葬。他确实是掐着时间走的,无奈世事的变化,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最后他还是被烧掉了。
  

    《浮生》分为“漂”、“泊”两部,《漂》以柳三的三次离开和三次回归柳家湾为叙事主线,在三起三落的叙事结构之中,作者又先后穿插了柳三“卖地革命”、“转业结婚”、“文革再起”、“奇遇老中医”、“砖窑厂风波”、“‘红’‘白’之星”、“分地到户”、“上访与平反”等八上八下的人生际遇,构成了波浪形的内部叙事结构。《泊》中,叙述人正式以柳家湾为落笔点,展开对“我爷爷”后半生的回顾。与柳三较量的一个人物,也是中国最底层人物的一个典型——柳小毛。他身上的那种狡黠、精明,在当下的农村不乏其人。当然,还有从底层走出来的副县长柳大志。柳家湾(中原农村)出来的人,都会打上烙印的,正像柳小毛说柳大志的,你不管走到哪儿,都迈不过柳家湾。通过柳三漂泊沉浮的故事,描绘了一部底层生存的浮世图。

作品从柳三的出生起笔,到柳三的坐化收尾,柳三的一生,其经历既荒唐,不乏有趣之处。无论小说上部《漂》中围绕“龙凤呈祥”手镯和卖地革命所展开的“以退为进”、“能舍才能得”的谋划,还是小说下部《泊》中柳三置身基层官场和变身企业家之后为了能够“驾驭人心”而与柳小毛进行的斗智斗勇,柳三旨在赚取政治资本、情感资本、权力资本和人情资本的投机过程无疑体现出个体对权力的无限欲望和最具烟火气的乡土社会底层农民的处世哲学。而这种“能舍能得”、前倨后恭的颇接地气的权术心理,在柳三的死对头柳小毛身上也有着类似却更加变本加厉的体现,“十二能”毫不吃亏的算计、瑕疵必报的得失心、处于劣势时顺理成章的伏低做小和得势时的狠辣无理,无疑在更加卑微的层面上,展示出可怜复可恨的底层乡土的劣根性。

抽丝剥茧,可用“投机”与算计来概括柳三的一生。投机,似乎跟中国文化有关,跟民族性有关,跟生存环境有关。投机像空气一样在中国无所不在,无所不有,它好像长在中国人的骨子里。这个人物身上有着中国人的投机性,而正是由于这种投机改变了他的命运,也是由于这种投机,给他带来了种种灾难。

如果说小说的上部以跌宕起伏的情节设计见长,却相对省略了细节和场景,恰似一幅笔墨简练的抽象写意的话,那么,小说下部的风格显然与上部不同,犹如细致的工笔描绘,以对细节刻画的纤毫毕现而取胜。柳三的传奇一生,始于柳家湾,终于柳家湾。《浮生》中所呈现的空间叙事结构与时间层面上的倒序手法相互呼应,总体上呈现出“圆圈式”的时空叙事结构。

研讨会上,与会评论家、作家从创作的手法、内涵的把握、情感的渲染、情节的叙述等方面对《浮生》进行了研讨。

与会评论家认为,柳岸的小说,具有鲜明的特点。一是鲜明的地域特色,浓郁的乡土气息,展卷便闻一股豫东泥土的芳香,历史积淀、风俗文化都在里面搅着,具有独特的韵味。二是语言的质朴鲜活,原滋原味。三是对底层的聚焦,对小人物命运的关注。四是写实主义的风格。

与会评论家还谈到,小说中所讲述的每一个故事都能独立成篇,同时也借助柳三的经历使人们窥视到每一个故事背后风云变幻的特殊历史语境。诸多篇章合并之后,不仅刻画出一段堪称中国底层乡痞式代表的典型人物的人生轨迹,也使得个体的经历成为现代中国数十年变迁进程的缩影,同时也是乡土中国底层国民性的一种侧面的浓缩。

(董素芝)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