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评论 > 评论集 > 正文
新世纪诗歌的几个关键词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1-01-14
 

简单

 

进入21世纪将近快十年了,在过去的几年中,诗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无论是写作题材上,还是诗歌环境上,还是诗人的写作状态上,都与上个世纪有所不同,但这种不同,并没有割裂性,是基于诗歌内部审美意识的一种变迁和延续,换句话说,21世纪的诗歌,和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的诗歌,就本质而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放到新诗近百年的历史长河里看,就更看不到什么差别了,这样说,似乎是一个悖论,既然没有差异性,又为什么说新世纪诗歌发生了很大变化呢?下面,我就用几个关键词,来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第一个关键词:民刊

 

相信大家都看过民间刊物吧,并且,这次我也带来了我办的民刊《外省》,民刊的存在,对于上个世纪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奇迹,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大其辞,从19223月应修人、汪静之和冯雪峰等人创办的《湖畔》,到徐志摩、胡适、梁实秋的《新月》,再到197812月北岛等人创办的《今天》,以及后来的《非非》、《莽汉》和《他们》,这些民刊无一不见证和记录了中国新诗的发展,它们有的虽然算不上新诗的里程碑,但其存在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而隐身在这些民刊背后的诗人,更是通过一种写作理念上的认同,而最终形成一种流派或写作现象的,而文学流派和写作现象本身就构成文学史。

其实,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中后期,80年代初,大部分诗人都有办刊的经历,一方面是体制上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新的一种诗歌审美趣味业已形成,在当时的主流媒体上得不到认可,民刊自然是最好的表达方式。进入新世纪以后,虽然民刊还属于非正常出版物,但其存在状态相当宽松,与所谓的官方刊物构不成意识形态上的对立,甚至还有民刊官办的现象,再加上网络载体的冲击,以及诗歌在大众眼里的疏远,民刊基本上已丧失了联络图的意义,其同仁性和前卫性大打折扣,现在,有些民刊已经堕落到了只会圈地运动,而忘记了办刊的精神初衷,这一点,作为一个真正的诗人,或者说是诗歌人,不能不警惕。

 

第二个关键词:网络

 

新世纪诗歌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网络诗歌的存在。网络诗歌其实诞生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最早由诗人诗阳在1993325日发表的《诗意》一诗为标志,随后,在1995年,该诗人又创办了中文世界首份网络诗刊《橄榄树》,而在随后的数年里,随着网络技术的普及,在19983月,才出现了李元胜、大车的《界限》,2000年莱耳、桑克的《诗生活》、范倍的《终点》和南人的《诗江湖》等等,自此,中国的网络诗歌在2000年上半年初具规模,也就有了后来8月份的衡山诗会,严格意义上讲,衡山诗会是中国第一次网络诗会,也是续盘峰诗会之后,比较有价值的一次诗会,这次诗会上,有许多70后诗人从网络浮出水面,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如果说70后诗人在2000年左右管涌般地出现的话,那也正是网络成全了他们,1999年左右,虽然黄礼海在南方高举着《诗歌与人》这一70后诗人的旗帜,但网络作为一种交互性平台,与纸质媒介相比,有着先天的即时性、传播性和互动性,尤其是在20003月以后,据不完全统计,就有《灵石岛》《终点》《诗江湖》《指点江山》《锋刃》《扬子鳄》《外省》《甜卡车》等十多个70后诗人开设的论坛,使中国的网络诗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在随后的2001年,诗歌网站遍地开花,成为了网络文学的一支独秀,网络诗歌才真正的深入人心,成为一种诗歌的概念,走进大众的视野。

近年来,网络诗歌相对比较平静,由于网络自身的特点,网络诗歌更多地体现出了一种随意性、娱乐性和自娱性,而且由于诗歌创作的短平快,更多的网络文学作品在用诗歌的形式来表达。语言上自由,随意,粗糙,等而下之,严重地影响网络诗歌的质量,如果说70后们还有一定的修炼期的话,80后和更年轻的90后们,几乎是就这帖子写诗,屏幕就是他们的摹本,这样说,不是对错的问题,而现实就是如此,谁还能承受诗歌之重呢?

 

第三个关键词:低俗

 

低俗,而不是媚俗,媚俗是想俗,但本质上不见得俗,低俗,就是本质上的俗,就像一个鸡蛋,生下来就是坏蛋。审美和审丑,是两种向度,无可厚非,但由此创作的诗歌,一定是人文伦理道德之上的,如果撇开了这个底线,去搞创作,那么创作的意义本身就丧失了,还有什么价值可谈?鹤立鸡群可谈,是高雅,鸡立鹤群,是低俗,是恶搞,就进入不了话题。

相对于上个世纪80年代来说,诗歌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确实在下降,到了本世纪初,几乎降到了尘埃里,裸体朗诵、梨花体等等,几乎让诗歌成为大众的笑柄,好在物极必反,这几年诗歌伦理得到了自我的调整,诗人对诗歌经典化的追求得到了大众的认同,对诗歌艺术追求上的回归是显而易见的,想想上个世纪90年代的叙事倾向,可能就会清晰地看到诗歌越来越趋向它的本质,即回归传统,如何在古典情怀中融入现代意识,可能还是值得很多诗人思考的问题。

 

第四个关键词:难度

 

对诗歌的敬畏,是对一个诗人天然的要求,只有对诗歌持有敬畏之心的人,才会考虑诗歌的难度问题,所谓难度问题,说白了就是专业性,当下,无难度诗歌大面积的呈现,一方面说明了我们诗人创造力在下降,另一方面也说明诗人的专业精神在消解,诗歌随便得像排泄物一样时,诗歌自然就会丧失尊严。

在新世纪,如何重塑诗歌尊严,可能是每个诗人的责任,诗歌可以写得随意,但千万不能随便,更不能复制,机械地重复别人和自己,都是一种无效的写作。对于更年轻的作者来说,新诗写作要设立一个门槛,这个门槛说起来很抽象,需要诗学建设到了一定程度才能显露出来,但实际上,就是对诗人技术和修养的最低要求,诗歌说到底是一门艺术,一门高贵的艺术,所以,诗人要具备一定的学养,是个必须的前提,否则,何以为诗?

新诗需要不断地创新和探索,需要我们主动去增加写作的难度,只有诗歌难度上的提升,才能让诗歌进一步赢回自己的尊严,诗人是世间未经公认的立法者,相信雪莱说得一点都不过。

 

第五个关键词:自然

 

自然,给予了我们一切,当然,也给了我们灵感和诗歌,诗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大地喷涌出的温泉,在温泉中,我们会感到舒适和自足,而我们倾其一生追求的诗歌,何尝不是如此呢?而在诗歌艺术的追求中,我强调师法自然,又何尝不是对自然的敬畏?

自然是丰富的,我们人类只是自然的微尘一粒,而诗人天性对自然有情,古代多少诗人不是寄情于山水,飘游于草木之间的?作为现代人,尤其是作为诗人,我们更应该融进自然,就像惠特曼所说的那样:大地和海洋、走兽、鱼、鸟……,都不是小的主题……可是人们希望诗人表现的,不只是这些不能说话的事物所固有的美……他们希望能揭示出沟通现实与他们的灵魂的道路。

在中国古老的文化中,自然是一个哲学的名词,正如老子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而诗人的自身的灵性,正是悟武器,那么,就让我们借山水之理,进入人际之情,使自然有可能与我们的生命结成永生之缘吧。

——谁谓太上无情?只要用心感悟!
 
2009.10.23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