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评论 > 评论集 > 正文
记忆中的精神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1-01-12
 

 

      ——读张新安小小说有感

 

孙方友

 

 

  自1995年以来,先后出版了《幽灵在阳光下现形》、《枪声警影》、《不辱使命》几部纪实文学作品,编辑、记者干得好好的张新安,不知是心血来潮,抑或旧病复发,突然又写起小说来,而且是成批成批地出笼,接连在《长江文艺》、《传奇故事》、《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等名刊发表,很是让人吃惊。

  说新安是心血来潮,原因是他眼下已要书有书,要名有名,位虽不显,但也算功成名就,缘何又要以小说再现江湖?说其旧病复发,因为他原本就是小说中人,1981年他用笔名张鑫发表的《三十六套盘手》,就曾赢得读者好评,小说《虎牙》还获1992年河南省报纸副刊三等奖;以后只因当差不自由,从行政机关转入新闻界,不吭不哈地了个高级职称。眼下各路招数玩了个遍,于是就又想变个法儿,操起家伙练起了老把式。谦虚说是练笔,实活实说是展示自己了几十年的才华。深怕愧对了哺育他成长的热土,开笔就是周家口的奇人奇事,而且上场先作个圈揖:老少爷们,俺老张这厢有礼了!于是,就有了一批描写周家口风土人情的作品。

  厚积薄发,这才是真的。张新安的小小说,可谓出手不凡,曲折、生动、真实、感人。小说中众多人物与情节艺术真实地交织纠缠,涉及百般行当、技艺与奇遇。琴棋书画、吹唱猎斗、医相屠剃、偷混赖赌、吃喝玩乐、风情民俗、炎凉世态、伦理道德、是非曲直、人性艺格、禅机哲理,无论古今趣闻。豫东风情、三教九流、奇人异事,在张新安的笔下,皆生动传神。一篇篇精辟绝妙的奇文,展示出作者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作品情节起伏跌宕,曲径通幽,无不因了不凡的手段而创下非常的结局,令读者不能不拍案叫绝,边读边惊叹世间竟有这等奇人奇事!令人久久难以忘怀,并能带给读者一系列丰富多彩的联想。就笔者读过的张氏小小说而言,或许是受到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较深,其语言颇具个性,精到老练,常有点睛之笔。以《药引子》为例,一路写来,风土人情溢于笔端,行文峰回路转,缓急得体,起承转合,颇含《聊斋志异》之遗韵。我以为《药引子》是近期新安写得最出色的一个作品,足可与当今国内几位小小说家的作品媲美。论说,一师收二徒,两个徒弟皆欲得到师父真传的故事并没有多少新意,甚至有点落窠臼,而新安却写出了新意,让师父略施小计,便试出了两个徒弟之忠奸   

  人在患难见真心。师父便在患难上做文章,此虽常理,但不少人就是达不到这种境界。尤为可贵的是,新安在作品中还极讲究设伏笔、埋包袱,开始做得不显山露水,毫无痕迹,关键时突然抖出,令人拍案叫绝。除《药引子》之外,还有一篇《狗肉汤》写得也很地道。周家口“狗肉汤”享誉颍河两岸,尤其是逮、宰、剥、解狗的一套路数,就足以叫人望尘莫及,可靠狗营生的“狗肉汤”最终又死于狗。论说,这种因果报应也不足为奇,奇就奇在结尾处孔秀才一句哲理深刻,点破主旨的话语:凡事勿做绝。‘狗肉汤’逮狗时,若不犯围师必阙之忌,怎会有此结局!”很是发人深思。

纵观新安近期新作,架式很大,且呈一发而不可收之势。细想也并不为奇,因为人性最根本的东西都在记忆的深海中体现出来。博尔赫斯说:所有的东西都在我们的记忆里面。我们现在学会的东西,都是我们曾经有过的东西,只是人的日常自我和现实把它死死捺在灵魂深处,不让出来,所以,人就意识不到。可以说,是小说唤起了新安幼时的记忆,这记忆形同陡然提起闸门的洪水,预示着张新安又一个亮点的到来!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