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中原文脉 > 文史 > 正文
何如鸱夷子散发棹扁舟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1-01-11
 

——范蠡与文种之迥异

 

翟传海

 

大抵是世人一向以成败论英雄之故,很多世人对范蠡耳熟能详且大家赞赏。而对辅越灭吴成霸业中,论功劳与范蠡难说孰轻孰重的文种却分外迥异。

 

范蠡,字少伯,春秋末楚国宛三户(今河南南阳)人。文种,名会,字伯禽,春秋末期楚之郢(今湖北江陵)人。其实,说起来当初还是文种在宛(今南阳)为县令时,发现并主动结识当时还是一介平民的范蠡的。后来,他们两个共同认为当时楚国政治腐败很难有所作为,他们两个是一同投奔越国的。

周景王二十四年(公元前496年),吴国和越国发生了槜李之战(今浙江嘉兴),吴王阖闾阵亡,因此两国结怨,连年战乱不休。周景王二十六年(公元前494年),阖闾之子夫差为报父仇与越国在夫椒(今江苏太湖中洞庭山)决战,越王勾践大败,仅剩5000兵卒逃入会稽山。

范蠡与文种在越国之即倾之时,分别拿出“卑辞厚礼,乞吴存越”、“人待期时,忍其辱,乘其败……”、“持满而不溢、扶危定倾” 和“尊天地,事鬼神;重财币,以遗其君;贵粟槁,以空其邦;遗之好美,以为劳其志;遗之巧匠,尽其财疲其力;遗其谀臣,使之易伐;强其谏臣,使之自杀;邦家富而备器;坚厉甲兵,以承其弊(书称“九术”)”等。可以说在越国之将倾的紧要关头,是范蠡出谋划策,让勾践暂时称臣,后图大计;是文种舍命两次向夫差跪求,夫差才罢兵会稽山,勾践才得以活命。之后,是范蠡冒着生命危险在吴国作了三年的奴仆,使越国有了喘息之机;是文种举国之政,鞠躬尽瘁,使越国逐渐强大,最后灭吴国称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种的功劳甚至比范蠡还要大。然,两个人的结局却截然相反,大相径庭——范蠡功成身退名扬千秋,文种受赐自缢被人遗忘。

 

越王勾践灭吴复国之后,经论功行赏封范蠡为上将军,视他为左膀右臂。称他为“王弟”,说他“辅王成业”。但范蠡在辉煌中却嗅到某种危机,经过他与勾践二三十年的交往,深知勾践是一个可以“共患难”,难以“同安乐”的心胸狭窄之辈。于是乎,范蠡不仅没有接受勾践封自己为大

将军的封赏,反而向勾践辞官离朝。

勾践纳闷:灭吴雪耻,功垂竹锦啊?

范蠡则答道:“古人云:主忧臣劳,主辱臣死。臣等无能,使君王当年蒙受会稽之耻。臣当时之所以没有死,而苟活了下来,正是为了今天的报仇复国。如今国仇已报,我国已兴,臣便只有请君王治臣当年无能之罪了。如若大王赦免臣当年死罪,就请君王批准臣辞官离朝的请求,臣将浪迹于江湖!”

对此,不仅勾践纳闷,当朝群臣及后世诸人也百思不得其解“已经对你论功行赏了啊,寡人(人家)待你不薄啊?”、“千古奇功,富贵无量啊?”而后世的陆龟蒙、张蠙及其陈师道却看的很透:“平吴专越祸胎深,岂是功成有退心。勾践不知嫌鸟喙,归来犹自铸良金”;“千篇奏牍漫多知,百战功收未出奇。名下难居身可辱,却江湖海换西施”;“一变姓名离百越,越城犹在范家无。他人不识扁舟意,却笑轻生泛五湖”。

范蠡抿嘴一笑,摇摇头乘桴浮海而去。之后,他漂到齐(今山东),自号鸱夷子皮,隐居海边做起了买卖。因善于经营不久便发了大财。但他毫不计较,又把钱财周济给周围的穷苦人,因此得了个“大贤人”的称号。齐国听到了鸱夷子皮“大贤人”之声誉,便要用重金聘他为相国。范蠡却抱定主意:“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于是退还了齐国的相印,将家财散尽于朋友乡亲,带上家人亲信又悄悄地逃走了。这一次他逃到了陶(今山东定陶),又改名为陶朱公,不久就成了最著名的古代富翁陶朱公。

对此,太史公说:“范蠡三迁皆有荣名。”;史书说:“(范蠡)与时逐而不责于人”;世人说:“(范蠡)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在辅越灭吴成霸业中同样建下不世之功的文种大夫之结局又当如何呢?

其实,范蠡在决议离去之时,并没有忘记发现自己、帮助自己,并与之同建功业的老友。范蠡走之前给文种留下一封长信,其大意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老哥撤吧!……况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咱哥俩必须得走!”

然而文种却很是自信地说:“子话未可置信。吾辅佐君王二十年,功勋卓著,君王岂能加害于吾?吾不去他处。” 那意思是说:老子有功在那摆着呢,怕他个鸟!终未离越国的国府朝廷。

勾践却暗自思忖:得范蠡文种辅佐二十年,二人有卓越才干,既有移星转斗之才,又谙鬼神莫测之机。正因为有这样的人辅佐,我才得以灭吴兴越,称霸中原啊。可如今强敌已除,这样的强才卧在身边就成了可以吃人的老虎。范蠡知趣自己走了,这好说。而文种偏偏不走留在身边,成了自己的心腹之患。于是,勾践还专门铸了一尊范蠡的金像,时常带在身边,叫别人看了好不羡慕。同时,勾践也开始思忖:怎样去掉这个老不死的文种呢?自此,便慢慢疏远与文种。

之后,文种慢慢地看出了越王勾践的日益疏远,于是上朝也慢散起来,常常称病躲避。于是,勾践以“探病”之名到文种府上。勾践落座之后,把佩剑取下来,放在茶几上,对文种说道:“寡人听说,志士不忧其自身存亡,而忧其主张智术不能用于世。你对寡人说,你有‘九术’可以灭吴,寡人只用了你的‘三术’就将吴国灭了,剩下的六术,你想用在何处呢?”

文种说:“臣不知道该用在哪里!”

越王勾践指着茶几上的佩剑说:“你就用剩下的‘六术’到阴曹地府去对付夫差的祖上诸王吧!”践说完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文种知道自己已无生路,乃将勾践放在茶几上的剑拿起来。一看,竟有“属镂”二字,想起此剑原是世间名剑,曾为夫差所有,夫差当日就是用此剑赐死了伍子胥的。此时文种持“属镂”剑在手百感交集,仰天长叹曰:“呜呼!古人云:‘大德不报’,今日果然。吾悔恨昔日未听蠡之言而隐去,终遭此杀身大祸。勾践啊勾践,你真愚蠢至极啊!”然而,不管怎样骂又有何用。骂完之后,文种还是不得不用“属镂”剑引颈自杀而亡。

 

范蠡和文种同样都是勾践的股肱之臣,同样为其立下不世功勋,但结局却大相径庭。这固然有勾践的原因,不过细细想来,在面临窘境和危险时,范蠡和文种的不同选择才是造成二人结局迥异的根本原因。这就说明范蠡高出文种的不止一个档次,二者还真有不小的差距哩。其实文种被杀,是在他做出选择时就已经注定了的。他既不了解自己几斤几两,也没看透自己伺候多年的勾践的居心,连好友范蠡的劝告也没领悟。于是,有人说“文种死得一点都不冤。!”   

这或许是文种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或者聪明反被聪误之故吧!古人云:“人之患,束带立于朝。道不行,弗如乘桴浮于海”,诗仙曰:“何如鸱夷子,散发棹扁舟?”宋.王十朋说:“久与君王共苦辛,功成身退步逡巡。五湖渺渺烟波阔,谁是扁舟第二人?”或许有更深的道理!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