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 正文
名家看淮阳暨“周口作家群”崛起现象研讨会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3-07-25
 
 
 
 
 
 
 
  
 

720日,由中国作协创联部、河南省作协主办,由周口市文联、淮阳县委、县政府承办的周口作家群崛起现象研讨活动在国家湿地公园淮阳龙湖——宛丘客栈隆重召开。

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白庚胜,省文联党组书记吴长忠,江西省文联主席、作协主席陈世旭中国作协创联部主任孙德全,中国作协创研部副主任、著名评论家何向阳,河南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邵丽,省文学院院长何弘,以及刘庆邦、朱秀海、陈廷一、赵兰振、 鑫、李静宜、孙方友、墨白、孙青瑜等省内外作家、评论家、名刊主编出席本次活动。

    与会领导共同为
“中国作家协会周口文学创作基地”新址——宛丘客栈揭牌。
在随后举行的研讨会上,白庚胜对周口作家群崛起现象作了概述,他说,周口作为黄淮大平原上的一颗明珠,黄河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不竭的人文传统。这里曾生长出《陈风》和《道德经》,生长出谢灵运的山水诗和曹子建的建安文学。胡天培、胡天亮的《山村新人》和冯金堂的《黄水传》,开启了周口现、当代文学的先端,尤其是新时期以来,周口文学进入了空前繁荣和发展的阶段。既有实力雄厚生活在周口本土的小说家:柳岸、尉然、宫林、张运祥、钱良营、邵远庆、王向、李乃庆、宋志军、郭昕、红鸟等,又有以散文诗、散文见长的王猛仁、孙新华、阿慧、董素芝、董雪丹、姚化勤等,还有以诗歌代表申艳、邵超、张华中、霍楠囡、李前进等,以及文学评论为主的王剑、高恒忠、李少咏、任动、米学军。本土作家之外,还有一大批从本土走出、旅居外地,成就卓著的周口籍著名作家:刘庆邦、朱秀海、马泰泉、陈廷一、郑海凌、赵兰振、李鑫、谷禾、邵丽、孙方友、墨白、陈麦启、刘海燕等。他们不事张扬、潜心创作,作品风格迥异、个性突出,他们正用自己的生花之笔,构建出周口文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他指出,这次周口市委市政府又举办如此规模的文学活动,邀请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相聚于此,共同研讨周口作家群崛起现象,对周口作家来说,无疑是一次大的推动。我相信,通过这次活动,将大大拓展周口作家的视野,提升周口作家的思想修养、艺术修养和文化修养,把周口文学创作推向一个新的境界!同时,也必将再次扩大周口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加快周口改革开放的进程。
 
会上,省文联党组书记吴长忠对“周口作家群”的来龙去脉及整体水平作了详尽的解说和高度评价。他说,最早为“周口作家群”命名并进行整体评介的是著名评论家缪俊杰先生,缪先生于200577日,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中州代有才人出——周口作家群印象》,随后,又在《神州》杂志2005年第8期发表《周口作家群印象》,向海内外读者隆重推介“周口作家群”的创作,从而扩大了“周口作家群”的影响。“周口作家群”的崛起,绝非是偶然。这里不仅有厚重的文化背景,优良的文学传统,还有一批人的坚守与付出。“周口作家群”队伍庞大,成果丰硕,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仅本土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就达30名,这对一个市来说是非常难得的。他同时指出,希望周口作家群,以本次活动为契机、为起点、为动力,以更加饱满的创作热情,不断寻找差距,取长补短,潜心创作,努力推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用文学来反映中华民族的历史、中华民族的精神,用文学来展示文化中原和务实中原的新形象。

      周口作家群本土作家代表柳岸作了最后发言。

       这强大的作家阵容,百余人的队伍共聚羲皇故都、水城淮阳,研讨“周口作家群”崛起现象,探讨谋划“周口作家群”的创作新走向,成为继2008年中国作家淮阳采风行之后龙湖湿地公园又一次隆重的文化盛事。本次活动历时三天,20日为研讨会, 21日为采风活动,邀请与会嘉宾到淮阳太昊陵、龙湖、淮阳产业集聚区观光游览,让作家们领会淮阳厚重的人文历史和美丽的自然风光及崛起中的新淮阳。 
 
相关背景:
      20108月,中国作家协会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建立,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杨承志代表中国作协为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授牌。从2008年起,周口市委、市政府每年拨专项资金30万元,奖励周口市文艺工作者。目前,周口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已成功举办两届,极大的鼓舞了周口作家的创作热情。

附:周口作家群介绍 

作为中国羲皇故都、老子故里、陈楚旧地的周口市,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底蕴和悠久的文学传统。20世纪50年代,冯金堂的《黄水传》,白危的《垦荒曲》,胡天培、胡天亮的《山村新人》等优秀作家和文学作品已经响彻中原大地。新世纪以来,周口的文学创作呈现出较好势头,一批老中青三代结合的文学创作梯队逐渐形成,“周口作家群”的异军突起,就是有目共睹的辉煌标志。20075月,在周口召开的“周口作家作品研讨会”上,著名评论家崔道怡、廖俊杰,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等专家与领导高度评价周口作家群现象;20108月,中国作家协会授予周口市为“中国作家协会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

一、梯队整齐的作家队伍

“周口作家群”本土作家中现有中国作协会员27人,省作协会员近400人。“周口作家群”梯队整齐,结构均衡,创作门类广泛,题材丰富。在年龄结构上,不但有一批实力雄厚的中、老年作家:柳岸、梁庭华、尉然、宫林、钱良营、邵远庆、王向、张运祥、申艳、李乃庆、孙新华、张华中、邵超、宋志军、李前进、贺红、韩冰、孙琳、张瑜良、张新安、郭昕、郭亚东、阿慧、董雪丹、段文、孟庆武、董素芝、王天瑞、王剑、高恒忠、任动、侯钦民、罗培育、再见康桥、孔令菊等等,还有一批势头强劲、思想活跃的新生代作家:红鸟、霍楠囡、郭敖、张培亮、厉小邪、杨亚爽、戚富岗、刘艳杰、吴杰、崔郎等等。在创造门类上,有以小说创作为主的一批作家:柳岸、尉然、宫林、钱良营、邵远庆、王向、张运祥、李乃庆、宋志军、红鸟等等。在写小说的作家中,有以中短篇见长:柳岸、尉然、宫林、张运祥、钱良营、邵远庆等。有以写长篇为主的:王向、李乃庆、宋志军、李亚东等。有写小小说的:红鸟、刘艳杰、王伟、戚富岗等。在诗歌领域颇有建树的诗人:梁庭华、申艳、段文、邵超、张华中、孙新华、李前进、贺红、孔令菊、韩冰、霍楠囡、孙琳、郭亚东、孟庆武等等。还有一批散文作家:阿慧、董雪丹、董素芝、王天瑞、张新安、罗培育、孙建成等等。同时还有专门从事文学评论的评论家:王剑、高恒忠、任动、张恩领等。

“周口作家群”队伍中,还有一大批从本乡本土走出,旅居外地的周口籍著名作家:刘庆邦、朱秀海、马太全、陈廷一、郑海凌、赵兰振、李鑫、谷禾、邵丽、孙方友、墨白、陈麦启、李少咏、刘海燕等。

“周口作家群”用他们自己的生花之笔,构建出周口文学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周口市作协主席柳岸的长篇小说《我干娘柳司令》,获得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以翔实丰富的生活细节说明这是一部深深植根于作家生活基础的作品。民间视角和传统精神是这部小说的两大支柱,借助叙述者的民间视角,小说展示了中国乡村近百年间的嬗变过程。最重要的是,通过对民间视角下的柳司令生命历程的展示,小说显示了中原文化精神、中华文明的精髓所在。毫无疑问,对于当下中国来说,它非常有价值。柳岸的中篇小说《燃烧的木头人》,获得了第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奖。作品以女性细腻温婉而又犀利坚韧的目光,投注于当下农村农民生存状态的图景,通过对男主人公悲剧人生的多层面表现,不仅指涉其外在的情爱悲剧、生存悲剧,而且直抵人物生命内里,揭示其悲剧性的心灵事实,谱写了一曲农村现实之殇的悲歌。她的小说集《八张脸》,八篇小说,有写官场、写婚姻爱情,也有写乡村现实问题的,这八张脸可以说就是表现了当下,在这样一个沸腾浮躁,充满新事物又有危机潜在的社会里的种种世相。其中《聊吧随录》被《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转载,《润玉》被《小说选刊》转载。小说通过呈现当下的这种“中国经验”,赋予了小说一种思想,并期望在现时代发挥作用。

尉然出生于河南郸城县普通农民家庭,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乡村的人与事极为捻熟,因此具有强烈的“乡土情结”。他的小说大都以乡村为背景,展现豫东农村的乡风民俗,描写农民的悲欢离合,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地方色彩,属于典型的乡土小说范畴。但尉然的乡土小说并不“土气”,这主要得力于其小说独特而出色的叙事策略。他的小说已初步形成了悲中有喜、喜中含悲的独特艺术风格;有大量生动鲜活的场面描写;在叙事时采用了本色地道的原生态语言,既增强了作品的地方色彩,又使作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此外,尉然小说的叙事策略还体现在现代主义技巧的出色运用。

宫林的乡土小说在展示乡村生存形态时,善于摹写社会转型期,大量青壮年农民“进城”打工以后,农村出现的社会现实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人性的裂变。表达了他对社会现实的锐利审视和深刻反思,对底层民众的文化体恤与道德关怀,对农村传统价值沦丧的痛心与农民道德自律的呼唤,从而提升了其作品的思想力量,同时也显示了他的责任感和深沉的忧患意识,流露了其渴望解决农村诸种社会问题的理想。

钱良营秉承了中国作家感时忧国的担当精神,恪守现实主义创作原则,直面现实和人生,以圆熟的技巧揭示社会问题,执著的乡土叙事,具有震撼心灵的艺术力量。他的小说,在叙事、结构、语言等艺术层面,均有独特个性和自觉追求,显示出充分艺术化的圆熟技巧。

邵远庆的中短篇小说《乡村寓言》、《天堂的距离》、《柿子》等,写的都是一些地道的乡村小人物,人物在他的笔下形象鲜活,性格逼真,具有极强的现场感和富有张力的结构,使小说朝着既定的“寓言”一步步靠近。

申艳的诗以抒情短章为多,但纸短情长,诗中表达的情感,充沛、饱满而浓烈,而且富含哲理,充满哲思睿语的诗句,在申艳的作品中不时闪现,让读者在享受审美愉悦的同时,又能获得思想的启迪。诗歌的“高度在深处”,申艳诗歌的哲理思辨色彩,使她的作品在拥有“地域性”品格的同时,又具有思想的深度。

孙新华的散文诗以其丰富深刻的思想容量与细腻优美的艺术风格,深深地打动读者。作家的思想走多远,创作就能走多远。所以优秀的散文诗作者首先应当是深沉的思想者,而上乘的散文诗必须拥有足够的思想容量。以深沉的思想作为支撑。孙新华的散文诗短小精悍,充满人生的思考与感悟,极富哲理意味,从而拥有了足够的思想内涵。

二、“周口作家群”成长的沃土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周口作家群”创作成绩的取得,是与本土深厚的文化积淀分不开的。

作为“周口作家群”成长沃土的河南省周口市,距今有6000多年的文明史,有着灿烂厚重的历史文化,丰富多彩的文化遗存和名胜古迹,素有“华夏先驱,九州圣迹”之誉。周口市文化积淀深厚,具有伏羲文化、老子文化、姓氏文化、农耕文化和中国杂技之乡的资源优势。同时名胜古迹众多,周口市现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处,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34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40处,县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47处。全市有馆藏文物5万余件,其中珍贵文物5000多件。除此以外,周口市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项目有6项:太昊伏羲祭典、越调、太康道情、文狮子、官会响锣、心意六和拳。20096月,周口市的淮阳县凭借其悠久的文化历史、丰厚的文化底蕴、鲜明的地域特色,成为河南省首批8个文化改革发展试验区之一,而且现在,淮阳县已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全国寻根朝祖旅游线”、“孔子周游列国旅游线”必至景点之一。

作为周口本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周口文学,更是有着悠久的传统。周口文学的渊源可以上溯到遥远的《诗经》时代,《陈风》十首,以其优美的抒情色彩、浓郁的民俗风情、强烈的批判精神,形成独具特色的艺术品格,堪称上古诗歌艺术的奇葩。春秋时期伟大的思想家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经》,既是诗的哲学,又是哲学的诗;老子及道家思想给予中国传统文学以最深刻的影响,启迪了中国式的文学理论思维,熔铸了中国文学自然隽永的艺术风范,塑造了中国作家风流倜傥的独立人格。此后两千多年,周口文学人才辈出,群星璀璨。汉魏六朝时期,陈郡应氏、袁氏、谢氏、殷氏家族,以其文学成就在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为中国文学史贡献了应劭、袁宏、谢灵运、殷芸等大批优秀作家,成为研究世家大族与中古文学的主要内容。唐宋时代,旅陈的文学大家苏轼、苏辙、张耒等人为周口留下许多动人的诗篇。元杂剧《秋胡戏妻》、《陈州粜米》使人对周口的人文风物产生许多玄想。明清诗人如李梦阳、高梅阁、王新祯、张伯驹等,或闻名遐迩,直接参与文学史进程,或名噪一时,为地方、时人所推崇。建国以后,特别是新时期以来,周口文学更是取得了突出成绩,形成了“周口作家群”。谈到改革开放以来河南文学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时,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李庚香特别强调说:“值得注意的是,在‘文学豫军’这支队伍中,不仅活跃着南阳作家群,而且活跃着周口作家群。”“周口作家群”作为新时期文坛一个重要的作家群落,已经在河南文学界,乃至中国当代文坛形成了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以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作为创作的支撑,“周口作家群”的作品,常常能够做到内容的厚重与思想的容量兼具,从而得以在文坛产生了灵魂的穿透力。

三、“周口作家群”的创作特色

1.关注底层生存状况

何弘说,不少周口作家“欠缺的却正是柳岸对农村重要社会问题的敏感以及对作品现实意义的明确追求”。何弘的眼光是敏锐的,对柳岸小说的把握相当到位。可以说,柳岸小说的一大优长,即是常常透过生活的表象而直抵本质,在揭示社会现实社会问题的同时,关注底层生存状况,彰显明确的现实意义。如《黄昏与乡村老人》,涉及了在社会转型期广泛存在而又被各个层面普遍忽略的一个敏感问题,那就是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幸福院村75岁的老人郭余氏,生有三男一女,娶三房儿媳妇,置了三个院子,盖了三所房子。最后却无法在任何一所房子居住,只得在村头搭一个小棚子住下。她儿孙满堂,却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就连过春节,也没人来看她。“儿子们比着装孬”,媳妇们对郭余氏冷言冷语,动辄破口大骂,甚至对其拳脚相加。极其凄凉的晚景,让郭余氏绝望了,她吊死在四面透风、顶上漏雨的破棚子里。郭余氏老无所养、死于非命的悲剧让人扼腕,也引人深思。《黄昏与乡村老人》的现实意义在于,作者不仅把农村老人的养老问题揭示出来,还试图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幸福院村新任村长水莲荷,是一位想人民之所想的优秀农村基层干部,郭余氏及村里其他老人的现实境遇,让她揪心。从美国回来的郭世宇给她所讲的美国人如何养老,“中国农民的养老已经是个社会问题了,政府应该想想办法”等等一席话,又让水莲荷触动很大,她决心依靠集体的力量,多方筹措,在村里建“幸福院”(敬老院)、设老人养老基金,并开展评选“好媳妇”、“恶媳妇”活动,以此教育各家媳妇要孝敬老人。水莲荷的种种举措,就是要探索一条切实可行的解决农村老人养老问题的新路子。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希望,对彻底解决农村老人养老这一敏感的社会问题,也就有了美好的期待。

2.描写乡土生活形态

在创作上已经取得重大成就,并已引起文坛广泛关注的“周口作家群”代表作家大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乡村的人与事极为捻熟,因此具有强烈的“乡土情结”。他们像著名“乡土诗人”臧克家一样,对乡村“爱得心痴、爱得心痛”,更有着艾青同样的情感:“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正因如此,他们在创作时,总是目光炯炯地面向乡土,以乡村为背景,展现豫东农村的乡风民俗,描写农民的悲欢离合,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乡村牧歌,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与地方色彩,属于典型的乡土小说范式。他们的乡土小说创作,丰富了新文学乡土小说的宝库,显示了乡土小说的实绩,其文学史意义不言而喻。

著名批评家何向阳说:“关注中国农民的历史命运与未来走向,一直以来,从鲁迅、赵树理、孙犁、柳青、浩然到高晓声至今,已成中国文学不可或缺的精神内涵,准确把握不断深化的农村改革进程中的农村生态与农民心态,以为一种文明的发展演进做真实热切的录记,更是一批新时期作家自觉的文化使命”。但正如亚历山大·罗伯逊所指出的,“现代化最大的讽刺之一就是,尽管‘农民’不与我们自身发生联系就没有意义,我们却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他们”,真实热切的把握与录记乡土生活形态和中国农民的历史命运与未来走向,也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而“周口作家群”却有着“得地独厚”(刘庆邦语)的优势,他们大多出身农家,对农村生活,对农民的思想情感极为捻熟,现在虽然在城市工作与生活,但他们依然对故乡情有独钟,这就决定了他们在从事文学创作时,必然要着力表现他们最熟悉最感到亲切的乡土生活形态,把“准确把握不断深化的农村改革进程中的农村生态与农民心态”,作为“自觉的文化使命”。比如李乃庆,1958年出生于河南省淮阳县新站镇的李香铺村,在乡村生活、成长的经历,使他对乡村与农民爱得深沉,也使他的文学写作与农民和乡土结下了不解之缘。著名学者丁帆教授说,出身乡土的作家,“只有当他们在进入城市文化圈后,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乡村文化的真实状态;也只有当他们重返‘精神故乡’时,才能在两种文明的反差中找到其描写的视点”。刘庆邦也说:“一个人只有离开原地,才能和过去的生活拉开距离,才能回望,并形成回忆状态。而文学创作就是一种回忆状态”。后来李乃庆调到淮阳县城,长期从事文博工作,算是进入了“城市文化圈”。城市与乡村两种文明的强烈反差与对比,引发了李乃庆对乡村、农民与乡土文化的深刻思考,也让他找到了创作的“视点”,即“回望”与描写乡土生活形态,通过一篇又一篇厚重而独特的乡土小说将自己的思考艺术地传达出来。

3.自然本色的语言

赫姆林•加兰说:“应当为地方色彩而地方色彩,地方色彩一定要出现在作品中,而且必然出现,因为作家通常是不自觉地把它捎带出来的;他只知道一点:这种色彩对他是非常重要的和有趣的”。“周口作家群”的大部分作家都很自觉地“为地方色彩而地方色彩”。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周口作家群”善于提炼豫东农村的方言土语,这些散发着泥土气味的语言让人感到亲切,既增强了作品的地方色彩,又使作品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而“地方色彩浓厚了,民族风格、民族气魄就容易形成”。

请看刘庆邦小说《美满家庭》中“光棍儿”耿文心的一段话:“这闺女满嘴都是外国话,打个手机,不是恼,就是爷死,再不就是噢开。天凤最看不惯她二哥,认为她二哥有几个钱就烧包儿烧得不行了”。耿文心是“胎里带来的”盲人,“两个眼窝儿都瘪瘪的,连一颗眼珠子都没有”,无法目睹精彩的世界,又一直住在偏僻的乡村,他对社会的认识主要来自于“听”电视,他把有钱人耍派头叫做“烧包儿”,把英文单词“NO”、“YES”、“OK”,念成“恼”、“爷死”、“噢开”,就非常恰切地表现了他的身份与性格,个性鲜明,呼之欲出。《美满家庭》让我们想到了尉然的短篇小说《艾姆皮三》,初读小说时,看到题目很觉茫然,不知何意,读过之后,才知道“艾姆皮三”原来是豫东农村妇女房榴花对MP3的称呼。房榴花的儿子水志强和王秀敏的女儿张小梅相爱,并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这里的乡下,彩礼重,动不动就是成千上万的”,对这个,房榴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答应了,因为别人都是这样,他们家也不能搞特殊。没想到王秀敏让人捎过话来,“除了彩礼,还想要一部带MP3的手机”。房榴花一听懵了,就问老伴水常清,“艾姆皮三是啥?”乡下人由于对新生事物缺乏了解,而将MP3说成艾姆皮三,既符合生活的真实,也使作品具有了喜剧的色彩,可见农村土语的恰切运用,会极大增强小说的艺术感染力,“周口作家群”在这方面做的都不错。

赫姆林•加兰说:“显然,艺术的地方色彩是文学的生命力的源泉,是文学一向独具的特点。地方色彩可以比作一个人无穷地、不断地涌现出来的魅力”。尉然在其小说文本中提炼运用了大量的豫东方言,增强了作品“艺术的地方色彩”,从而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如“搁到往常”、“人来疯”、“憋屈”、“逞能”、“磕牙磨嘴”、“腌臜”、“吭哧吭哧”、“傻鸟”、“黑咕隆咚”、“龟孙”、“操蛋”、“大腚锤儿”、“溻湿”、“吧嗒嘴”、“出溜”、“撂倒一个俘虏一个”、“一个锅里耍勺子一个床上翻筋斗”……文本中俯拾皆是的方言土语,使尉然小说具有鲜明的豫东农村地方色彩。鲁迅先生曾说过,“现在的文学也一样,有地方色彩的,倒容易成为世界的,即为别国所注意”。也就是说,越是具有民族性的东西,就越具有世界性。尉然借助于本色地道的乡土原生态语言,已使其小说略具了民族风格与民族气魄,假以时日,必将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而李乃庆小说中大量朴实醇厚、自然本色的方言土语的采用,则凸显了“颖河镇”——豫东农村生存景观的客观存在,常常让读者在阅读其小说时对文本语言的兴趣甚至超过了对人物角色的褒贬。如:“哪个地方肉暄往哪攮”、“钻窟窿打洞也让我上学”、“人是一盘磨,睡下就不饿”、“井巴凉水”、“侧歪侧歪”、“今个儿”、“发癔症”、“适味”、“呵闪”、“上哕下泻”、“不打钱”、“张精”等。李乃庆小说文本中俯拾皆是的原生态日常口语的出色运用,构成了作家关于乡土生活的文化记忆,使其小说具备了鲜明的民族风格。

四、广泛深远的社会影响

20075月,中国作协创联部、周口市文联、周口市作协举办了“周口作家群”代表作家尉然、宫林、张运祥作品研讨会暨周口作家丛书首发式;20084月,河南作协、周口市文联、周口市作协在郑州举办了“周口作家群” 代表作家柳岸的作品研讨会;20114月,河南省作协、河南文艺社、河南文学院举办了柳岸的长篇小说《我干娘柳司令》和中篇小说集《八张脸》的作品研讨会。

200910月,周口市文学评论学会成立,并举办周口作家尉然、宫林作品研讨会。该学会还分别于201012192011 327日、2012330,相继举办周口作家申艳、阿慧、张新安作品研讨会和“周口作家群”作品研讨会。

另外,周口市作家协会博客和“‘周口作家群’评论”博客,在国内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网开通,且点击率、被评论率、转载率均遥遥领先,网络人气极旺。

目前,周口市作协会员已发展到近600人,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极富创造活力的青年文学爱好者。为了培养和扶植文学新人,市作协多次举办丰富多彩的文学创作和多种形式的文学采风活动,先后举办“周口籍作家联谊暨青年作家作品研讨会”、“春天送你一首诗——大型配乐诗歌朗诵会”、“著名诗人、作家淮阳荷花节”采风活动和“百名作家、诗人清秀商水行”等活动,以此来开阔他们的文学创作视野,激发文学创作热情。为方便各文学门类组织开展创作活动,市作协又先后成立了诗歌学会、诗词学会、散文学会、小说学会、评论学会,不断整合力量,壮大队伍。

2010811,中国作家协会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正式挂牌,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杨承志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为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授牌。周口市文学创作基地是河南省首个国家级文学创作基地,该基地的建立是周口市乃至河南省文学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意味着周口文学的实绩已经得到中国文坛的充分认可。

五、丰硕的创作成果

近年来,“周口作家群”相继出版了《颍河作家丛书》、《绿地丛书》、《周口作家丛书》等多套书系,创作、发表、出版长篇小说100多部,中、短篇小说2000多部(篇),诗歌、诗词作品6000多首(篇),散文1000多篇,评论400多篇,影视作品10余部。

“周口作家群”的异军突起,已引起国内专家学者的普遍关注和认可。周口作家连续获得众多的文学奖项:柳岸的《燃烧的木头人》获得了第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我干娘柳司令》获得了河南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尉然的《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获得了新世纪首届北京文学奖、第二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三届“老舍文学奖”,《我的理想》获得了第三届“河南省文学奖”,《菜园俱乐部》获得了第四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宫林的《大雾弥漫》获得了第二届“河南省文学奖”;申艳先后斩获了《诗刊》社举办的“我爱神农山”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中共河南省委宣传部主办的“沧桑巨变看河南”网络大赛一等奖;王猛仁的散文诗获得了“长白山国际散文诗大赛”一等奖,并荣膺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称号;阿慧的散文《羊来羊去》获第四届“冰心散文奖”;尉然、谷禾、刘海燕被评为全国“21世纪文学之星”。

“周口作家群”旅外作家,创作成绩更加令人瞩目:刘庆邦、邵丽分别于2001年、2007年,凭借《鞋》、《明惠的圣诞》,获得了第二届、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朱秀海、邵丽、刘庆邦还入围了“茅盾文学奖”;刘庆邦的《神木》、《哑炮》分别获得了第二届、第四届“老舍文学奖”;朱秀海的《穿越死亡》获得了第二届“冯牧文学奖”;邵丽的《我的生活质量》获得第二届“河南省文学奖”和第四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孙方友的《孙方友小小说》获得了第三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陈州笔记》获得了第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墨白的《同胞》获得了第一届“河南省文学奖”,《父亲的黄昏》获得了第四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南豫见的《百年恩公河》获得了第五届“河南省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和河南省第八届“五个一工程”奖等等。

六、市委、政府全力支持

为加快周口由文化资源大市向文化资源强市迈进的步伐,从2008年起,周口市委、市政府每年拨专项资金30万元,设立周口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鼓励本市作家和艺术家多出精品力作。周口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每年拿出30万元设立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这一现象基本开创河南地市先河。在2012年召开的“周口市文学艺术优秀成果奖”颁奖大会上,市委主要领导发表重要讲话并表示,对周口市文学艺术成果奖的奖金不但每年递增,而且还要成立周口市文学院。

目前,“周口作家群”已经成为“中原作家群”中的一支主要力量。为进一步推动周口文学又好又快的发展,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作协将不断加大资金投入和宣传力度,积极推介“周口作家群”,加强“周口作家群”作品研讨活动,为周口作家提供更为广阔的生存环境和创作空间,鼓励他们多出精品力作,扩大“周口作家群”在全国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我们深信,在领导、专家、学者的关心和关怀下,不久的将来,“周口作家群”必将成为中国文坛的一支劲旅,为繁荣中国文学创作做出积极贡献。

七、“周口作家群”的美好未来

“周口作家群”向全国突围,周口文学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在周口作家的作品中,饱含着对文学纯洁性和神圣性的向往和维护,在文学潮起潮落的新时期,周口作家拒绝时尚化的诱惑,坚持挖掘本土文化的积淀,坚持为现实为人民歌咏吟唱,他们坚忍不拔、顽强拼搏、百折不挠,不为浮名功利所累,甘于清贫、甘于寂寞,使周口的文学事业薪火相传,让周口文学之花次第开放,他们创造并收获了文学的累累硕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周口作家群”多年来潜心创作,不事张扬,在文学的道路上不懈求索,用一部部厚实的作品向文坛昭示了不断超越的勇气和努力。我们完全可以相信,“周口作家群”在以后的创作途程中,一定会给广大读者奉献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周口作家群”的美好未来,值得期许!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留言: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