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 正文
豫籍作家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1-08-22
   
 

    经过五轮投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8月20日在京揭晓,张炜《你在高原》、刘醒龙《天行者》、莫言《蛙》、毕飞宇《推拿》、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5部长篇佳作最终胜出,获得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崇高荣誉。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从今年3月初开始征集参评作品,5月中旬评委开始分散阅读参评作品。与往届评奖相比,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有了显著变化,试行实名投票和评委投票情况公布制、大评委制、初终评一贯制,并设置提名作品、评委名单和评选日期提前公布、各轮评选结果即时公布、纪检和公证监督等制度,受到各界好评。

中国作协表示,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将于9月中下旬在北京举行颁奖仪式。

张炜历时20多年创作完成的450万字的长篇小说《你在高原》,共39卷,被称为“已知中外小说史上篇幅最长的一部纯文学著作”。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评价这部小说是我国当代长篇小说创作具有重量的新收获,认为“作品对于人类发展历程的沉思、对于道德良心的追问、对于底层民众命运和精神深处的探询、对于自然生态平衡揪心的关注等方面,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天行者》是刘醒龙在其著名中篇小说《凤凰琴》基础上再创作的长篇小说,故事围绕一群民办教师“转正”这一主线,叙述了当代中国乡村知识分子令人喟叹的生活与命运。在长篇小说《蛙》中,莫言以新中国近60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为背景,讲述了一位从事妇产科工作50多年的乡村女医生的人生经历。《推拿》是毕飞宇首次涉足盲人题材的长篇小说,讲述的是一群盲人推拿师内心深处的黑暗与光明。

《一句顶一万句》被评论家认为是刘震云最具想象力的作品,用不同时代的两段故事和具有血缘关系的不同时代的普通人的命运,讲述了人生的“出走”和“回归”的大主题,由此追问横在东西古今之间现代中国的“大历史”。 当记者电话采访刘震云时,他先说了一连串的感谢:感谢故乡,感谢书中的人物,感谢出版方,感谢有见识的评论家。他说:我从说话者变成了倾听者。我是体制外的作家,一个生人,获奖凭的是作品实力和有见识的评论家的文学良知。    

  关于获奖,他说:我对获奖并不感到突然,《一句顶一万句》出版后曾获得不少重要的专家文学奖项。对于作者的创作过程而言,获不获奖并不重要,因为作品已经完成了。获奖得到的可能是外延的东西,让更多的人知道这部作品。文学作品的好坏,得奖只是一个标准,但不是唯一的标准,评价作品的价值有很多的方式。《一句顶一万句》写的是家乡的人和事,河南话的特点是幽默而洗练,故乡是丈量世界的标尺,也给了我创作态度。获奖说明什么也不说明什么,重要的是作者获得了什么,我最大的收获是我从一个说话者变成了倾听者。

  

关于评选,他表示:这届评选有了改变,多达62人的大评委制,而且实名投票,这样可以做到相对公平。这次评选有点像超女海选,一轮一轮淘汰,作者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这样的做法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茅奖,吸引眼球是好事。我是体制外的作家,一个生人,获奖凭的是作品实力和有见识的评论家的文学良知。

 

  参评者说

  郑彦英

  评作品不妨改为评作家

  目前茅奖评的是作品,有些作家参评时报的不是自己水平最高的作品。能否从评作品变成评作家呢?

  河南省文联副主席郑彦英作为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的跨界作家,以网络文学《从呼吸到呻吟》参评本届茅奖,对本次评选有不少的感触。  

  关于网络文学参评:网络文学近年来虽然发展很快,但尚未在文学圈内产生认同感。文学一旦打上网络的烙印,就很难在传统评论家、作家为主的评委心中占有高位。传统文学作家很多人不熟悉网络,如果越来越多的传统作家介入网络文学创作,对网络文学将是极大的提升。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从相互观望到相互接纳,直至相互欣赏、融合,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  

  关于获奖作品:茅奖评选一直很关注作品的厚重性、现实性,大部头的作品往往占优势,这次获得第一名的《你在高原》长达450万字。在那么短的时间内,176部参评作品7800万字,能认真看完这些作品的评委估计不多。不过刘震云获奖透露了一个很好的信号,十几万字的小说也可以获奖,厚重和作品字数不是画等号的。  

关于未来:目前茅奖评的是作品,有些作家参评时报的不是自己水平最高的作品,今后能否从评作品变成评作家呢?

 

  评委说

  何弘

  实名制有利有弊

  实名投票制,相对于无记名投票,应该说各有利弊。如何面对名家的作品?如何面对情托?确实考验着每一位评委。

  作为本届茅奖的评委,河南省文学院院长何弘昨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关于河南二刘:本届评选,有刘震云、刘庆邦两位河南籍作家的作品进入前十,最终刘震云以《一句顶一万句》获得大奖,连续三届茅奖都有河南籍作家获奖,这是对中原作家群创作实力的再次证明。刘庆邦的《遍地月光》这次虽与茅奖失之交臂,但我和很多评委都把它看做是近年来中国最优秀的长篇小说之一,它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在浅阅读普遍化的时代,保持了长篇小说作为叙事艺术的语言魅力,其语言的美感、描叙的精确,令人叹为观止。

  

  关于实名投票:这次采用的实名投票制,相对于无记名投票,应该说各有利弊。对于民主制度来说,实名制相对于无记名投票制并不是一种进步。但是,在不信任情绪弥漫的情况下,实名制可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应该说,在实名投票并即时公布的情况下,如何面对名家的作品?如何面对情托?确实考验着每一位评委。但在实名投票的情况下,每一位评委需要面对的就不仅是人情,更是千千万万双眼睛。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在全国具有一定影响的评论家、作家,绝大多数评委都会更加重视自己的学术声誉、道德声誉,从而做出相对公正的选择。我认为今后这种方式可以保留,但每个评委的投票情况以不即时公布为好,实名投票情况可和最终评选结果一起公布,以减少对评奖过程的干扰。  

  关于作品报送方式:随着长篇小说创作数量的不断增加,今后茅奖的参评作品肯定会持续增加。如此巨大的阅读量对每一位评委来说都是不堪承受之重。因此,今后茅奖参评作品的报送方式应适当改革。
 
 
刘震云简介:

刘震云,19585月生于河南省延津县。1973年至1978年服兵役。1978年至1982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2年毕业到《农民日报》工作。1988年至1991年在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读研究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市青联委员、一级作家。

1982年开始创作,1987年后连续发表在《人民文学》《塔铺》、《新兵连》、《头人》、《单位》、《官场》、《一地鸡毛》、《官人》、《温故一九四二》等描写城市社会的“单位系列”和干部生活的“官场系列”,引起强烈反响在这些作品中,他迅速表现出成为大作家的潜在能力,确立了创作中的平民立场,将目光集中于历史、权力和民生问题,但又不失于简洁直接的白描手法,也因此被称为“新写实主义”作家。其中《塔铺》获19871988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作品一以贯之的精神是对小人物或底层人的生存境遇和生活态度的刻画,对人情世故有超人的洞察力,用冷静客观的叙事笔调书写无聊乏味的日常生活来反讽日常权力关系。自1991年发表长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始,他开始追求新的创作境界。1993年发表“故乡”系列第二部长篇《故乡相处流传》,后经过五六年的时间完成长篇巨著《故乡面和花朵》(华艺出版社1999年初版)。《故乡面和花朵》体现着他在文体和内容上的双重探索。结构的庞杂、技巧的多变、语言的繁复、意义的含混等等都令人叹为观止,也引起了一些争议。2007年推出小说<<我叫刘跃进>>,并改编成电影.2009年出版小说《一句顶一万句》,引起轰动。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留言: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