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坛动态 > 正文
怀念那个“泄露天机的人”: 《马新朝诗选》新书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纪要
河南作家网    日期:2018-09-06
 
今天,是著名诗人马新朝去世2周年的祭日。为纪念诗人,我们精心编辑出版的《马新朝诗选》刚刚面市。



9月1日下午3点,在郑州松社书店,《马新朝诗选》新书首发式暨读者分享会温暖举行。分享会由诗人、河南诗歌学会的副会长青青主持,特邀嘉宾有何弘(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河南省文学院院长),张鲜明(河南省作协副主席、省诗歌学会会长),邓万鹏(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马新朝诗选》编选者)。
 
参与活动的有河南省文学院、河南省诗歌学会、河南文艺出版社负责人,众多诗人、诗歌爱好者、新闻媒体记者等。以下为活动内容摘要,与读者朋友们分享。
 

青青:还有两天就是马新朝老师去世两周年的祭日。两年来,不论诗歌学会举行什么活动,大家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也许今天的会议中,他也没有缺席,他正坐在某个角落,静静地看着我们。
 


何弘:一转眼,新朝已经离开我们两年了。在他病重期间,我去看他,对他说过,你的诗选一定会安排出版的。我们委托万鹏编选,找到了河南文艺出版社,希望共同把这件事情做好。文艺社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使得诗集得以顺利出版。
 
新朝去世时我写过一篇评论,说,新朝的诗里边有他的体温。读他的诗,你会感觉到他的温度,会感到新朝永远和我们在一起。这本诗集也是给新朝的礼物,也是我们对诗歌的敬意。
 
河南作为一个文学大省,各种各样的文学门类都取得了很好的成就。河南的小说相当繁荣,诗歌也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在诗歌领域中,新朝是第一位获得鲁迅文学奖的,杜涯是第二位。诗歌队伍在蓬蓬勃勃地繁荣发展着,反映了河南诗歌的水平和地位。这是新朝愿意看到的景象。
 
《幻河》对于黄河的书写,表达了新朝对于人类、对于中华民族的精神深入思考,表达了他对于人的本真的、内在的体认,对于自然的、生命的超越的领悟。他对于生命存在的领悟达到了一个相当深入的程度。他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称,我是一个泄露天机的人。他对于生命里那些微妙的细小的事物,对自然界的微弱的、美的事物,对于生活中细小的事件,都有深刻的哲思。
 
究其实,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文学的抚慰。诗歌也好,哲学也好,都是给予人的心灵以安慰,体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从大处讲,他对于历史、对于这个时代的深入认识,从小处讲,他对生命、对于心灵的体悟,都很好地保持了中国诗歌的精神。
 
青青:马老师病重期间,他的床头仍然放着手提电脑,在选编他的诗选。但是,由于病重无法完成。这个工作就交给了他生前的好友,诗人邓万鹏。
 


邓万鹏:捧着这本刚出版的《马新朝诗选》,令人感慨万端。我们看到无论从美术设计到排版印刷都可以说令人眼亮。这里首先应感谢文学院何院长,在新朝病重期间毫不犹豫做出了一个有远见的决定;同时也要感谢出版社的领导和编辑,对出版社对这本书的高度重视和具体的付出。
 
记得新朝病重期间我去看他,他说,人终有一死,我这一生追求诗歌,死而无憾。最近还有两本书要出版。其中要出一本诗选。诗选一般有两种编法, 一个是按照创作时间顺序编选,另一个就是打破时间优中选优,选出一个能代表诗人整体水平的作品集。他说,我已着手在编,必要的时候,你要接过来。我知道这是生死之托。
 
我从新朝家属夏萍传给我的资料来看, 我猜想,最初新朝可能想按照创作时间编,后来我发现他早就已经把他年轻时候的作品“毁其少作”了。他虽然对朋友非常宽容,但是对自己的作品却相当地苛刻。于是我决定,打破时间线索,编一本最能代表新朝诗歌水平的诗选,应是符合他的一贯性格的。 
 
把新朝的所有作品都找出来重读,再次发现新朝的一生创作,是一个不断否定自己的过程,不断地向未知领域的探索过程,不断在诗歌艺术上求新探索的过程。他最看重的是他晚期的作品。
 
这里需要对他的创作道路做一个简单的回顾。新朝70年代走向诗坛,开始的诗作大部分是军旅题材,这部分诗可说是他的练笔,他很早就付之一炬了。80年代,他又写了不少黄河抒情诗。其中组诗《十五种黄河》也获了大刊年度奖,在国内产生了不小影响。他的诗作在当时已经很圆熟了。又经过了十年的历练和书写,在90年代初终于写出了《幻河》,这为他赢得了更大的声誉,得到了专家和读者的好评。新朝的创作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与他的开放式的学习吸纳是分不开的,他很早就接触到了国际顶尖的诗人比如帕斯、史蒂文斯、博尔赫斯等人的作品。对他们的诗,他都做过深入细致的研读。《幻河》写出后,他把草稿发给了我,我一连读了四遍,感到非常震撼。从这部气势磅礴的史诗中,看得出他在诗歌上的雄心和对语言驾驭能力。
 
《幻河》获鲁迅文学奖,对他是好事也是考验。我们看到,他没有在声名的光环中停止思考和对诗艺的探索,《低处的光》《花红触地》《响器》大量短诗证明了他对诗歌题材新领域和新技巧的探索。这些短诗由自然领域进入了哲学层面和对生命本身的探微和领悟。他改变了过去的宏大叙事,在别人不易觉察的领域发现生命的奥秘。生的背面就是死,死的背面就是生。他的忧患意识,使他比一般诗人对生命多了一份观照的视角。一个人,平时上班、下班,做家务,日常交际,过着平常的生活,但是在生命的内部,每个人都有一个被忽略的晦暗地带,这个晦暗的地带并不是阴暗,里面集纳着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和无法言说的东西。这就是诗人所关注的,一般诗人也从未到过的新领域。新朝是一个在艺术上有自我更新能力的人,是向着艺术高峰艰难攀登的人。因此,如何编这个诗选?选出最能代表马新朝生前创作水平的诗,是我们的唯一方向。
 
另外还有一个原则就是要优中选优。博尔赫斯说,一个诗人一生想要的诗也就是5到6首诗,哪怕你写了一千首,余下的那900多首也只能是同一主题的重复。人也就是五六个题材,所以,在他众多的黄河抒情诗中,我们只选《幻河》。他是一个对自己的作品十分苛刻的人。所以他早期的东西尽量少选。后期他的好东西太多了,不容易挑选。究竟哪一首比哪首更好一些。这一首比那一首在技术上, 或者在题材上,有哪些细微独到之处,需要悉心辨认才能定下。这也符合马新朝一贯的思想风格,如果他地下有知,一定也会同意。长诗除《幻河》外还选了《酒歌行》,是与《幻河》完全不同的风格的长话,写出了 生命内部的奥密和火焰。
     
当然,任何一本书的出版都是一种遗憾的艺术。任何一个选本都难兔留下一些遗憾。如果今后还有再版机会,希望能够使本书更臻于完善。或者编一部《马新朝诗全集》也是必要的。
 
张鲜明:如果人真的有灵魂,今天,新朝会坐在一个看不见的地方,静静地听。作为一个生命体,他走了;但是作为一个精神体,他永远活着,活在他的著作里,活在朋友们的记忆里。一个诗人之所以值得尊敬,就是因为他写出了与这个时代、与人类的思维相匹配的作品,新朝就是这样一个伟大的作家,所以他才赢得了全国广大的读者对他的尊敬。书的出版,就是一个明证。
 
一个人之所以幸福,就是因为他有真诚的朋友,能够让他永远活在时间里的朋友。在看到这本诗集的时候,他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我好像又看到了他写作时的状态,看到了他丰富敏感的内心。我常常在想,他的诗歌对我们的创作有什么意义。新朝的诗有很多评论,还有很多可以解读的角度,每个人在读的时候都有自己的理解。写作要解决两个问题——写什么和怎么写。还有一个作家说过一句很有见地的话就是,怎么看。新朝的诗就解决了一个怎么看的问题。 
 
很多人都是在事物的表面划来划去,对事物对人生没有能力剖析、切入,他有这个能力。他在事物的背后敲碎了,在事物的背后看到了那些暗的东西。文学的精神是透视暗的。宇宙的大部分也是黑暗的,我们能看到的东西是很少的,我们在事物的背后,能够看到那些空间里一般人看不到的层面,这就需要功夫,需要几十年的修炼和悟性。新朝经过长期的探索,做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写的黄河是经过认真思考之后完全变形了的,超越时空的,一个精神体,而不是一个表象的东西。
 
今天能够赶到这里参加这个活动,都是写作诗歌的人热爱诗歌的人,和阅读诗歌的人  。真正的怀念,就是认认真真地在精神上继承他的衣钵,在写作上继承他的精神。我觉得新朝在写作上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首先就是非常真诚,毫不做作,毫无功利,用真诚的心去拥抱这个世界。其次 ,要潜下心来,非常用心地去写。再次,一定要抱着先锋的探索的精神,不断否定自我。新朝是大家公认的一个越写越好的大诗人,虽然得到了很大的荣誉,但是他仍然不断地否定自己。他对创作有一种宗教般的虔诚,始终在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我们也要像他那样,认认真真地埋下头来,认认真真地做人,认认真真地做事。
 
吴元成:新朝后期的诗越来越炉火纯青,从十余年前的《幻河》到近年的系列诗篇《中原诗志》,他把自己置身于纷繁的时空,用理性的视角审视周围的世界和内心的焦灼、哲学的意味。他的后期创作有以下几个特点:
 
首先,他找到了全新的自我。马新朝是个很自觉的诗人,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他对诗歌保持着高度的自省和警惕,近年特别注意摒弃浮躁和喧哗,向着宁静和沉寂出发。他不断回到自己的故乡豫南马营和挂职的豫北农村,常常流连于洛阳龙门,在卢舍那大佛的默默注视下,感受魏碑的力量和牡丹的绽放。他甚至关掉手机,卸载微信,在山野江湖间静静走动或禅定。他用清新的空气置换掉城市的污浊,用带着土腥味的泥土置换掉俗世的浮光。马新朝终于觉悟成一朵花、一滴水、一杯酒,和花,和水,和酒融为一体,不能分割。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自我,一个全新的自我,可以醒,可以醉;可以爱,可以恨;可以出,可以入;可以进,可以退;可以动,可以静;可以放,可以收。
 
其次,他退回到真实的内心。马新朝是一个忠实于自己内心的诗人。他用诗行重回故乡和乡愁,进而关照城市的波澜和内心的巨变;他回到书本和经典,跟着哲人和文字前行。以《酒歌行》而论,马新朝终于彻底解放自我,释放自我,让我们读到了其内心巨大的莫名的交战和震颤:期待、摸索、痛苦、惊喜和深邃的思考。《酒歌行》再次验证真善美是一体的,真实的内心世界才是最有诗意的。
 
最后,他在后期拥有了自由的书写。马新朝是一个勇于否定、敢于创新的诗人。在诗坛,颠覆自我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他忘掉一切荣耀,收拾起那些琐碎和繁华,祛除身心的枷锁和羁绊。他忘掉一切技巧和技术,写第一行时完全不知道第二行的样子,但往往写完第一行,第二行、第三行,整节整段,整首作品即顺畅而出。只有自由地书写,才能获得书写的自由。《酒歌行》读来自然酣畅淋漓,活泼生动,让人感受到诗人的血管勃勃流淌,诗人的内心怦怦跳动,诗人的精神自觉自足。这就是敢于挑战自我高度和深度的马新朝。他探索出诗歌新的可能。他不再执着于所谓的现代和传统,散出了热,拥有了光,进而拥有了全新的马新朝。
 
 
与会其他评论家、诗人也做了深情发言。
 


诗歌评论家单占生认为:当代中原诗歌可分为三个时代:苏金伞时代,王绶青时代,和马新朝时代。马新朝是中原诗歌的灵魂人物,为中原诗坛赢得了尊严和荣誉,体现了中原诗歌的高度和深度。
 


河南文艺出版社副总编王国钦认为:河南历来是一个诗歌大省,这片诞生过杜甫、白居易、李商隐的沃土,在当代诞生了马新朝这样优秀的诗人。马新朝将中原风土人情、历史地理及中原人的生存融为一体,引领我们回归永恒的精神故乡,领受更具生命感和玄思性的光明与黑暗。
   
诗人萍子回忆了与马新朝相处的小事,认为马新朝是一位内心有大悲凉,也有大智慧的人,能彻悟,能放下,在他的诗中,看不到他的社会身份,只能看到一个纯粹的诗人。
 
评论家李霞认为,马新朝是看到了太深的东西,“泄露了天机”。
 
冯杰深情地说:诗人离开了,但他还会回来。一千年后,他会重返人间。马新朝就是这样一个诗人,他永远注视着心灵,那些晦暗的地方,注释着弱小的、美的事物,凝视着它们,直到看着它们发出自己的光芒。
 
与会的诗人、马新朝的生前好友等,纷纷以回忆、朗诵等形式,表达了对马新朝的怀念。
 


《马新朝诗选》新书首发式与会人员合影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留言: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