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其他 > 故事 > 正文
两岸书
作者:痖弦、杨稼生    日期:2014/3/31 15:49:38
  
    台湾诗坛巨子、资深编辑痖弦与大陆散文家杨稼生的书信集《两岸书》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痖弦,本名王庆麟,1932年生于河南省南阳,台湾诗坛巨子,资深编辑,曾任《联合报》副刊主编。代表作《痖弦诗集》《中国新诗研究》《记哈客诗想》《聚伞花序》等;其现代诗以甜美典雅、节奏铿锵、意象瑰奇见称。曾获蓝星诗奖、香港好望角诗奖、二十世纪诗学终身成就奖、中坤国际诗歌奖。

杨稼生,1931年生于河南省南阳,著名散文家,曾任舞钢市政协副主席、文联副主席。代表作《海蓝海蓝的眼睛》《杨稼生散文》《叩问童心》《北湾》等;其散文诚笃、灵秀,曾获台湾《联合报》十七届文学奖。

自上世纪80年代末,两位先生为整理河南曲剧开始通信,20多年,200多封书信,20万多字。内容涉及中华传统文化、传统道德、农耕文明,以及两岸民风民俗。

二月河这样评价此书:文化交流是文化人的天然行为,不关个人功利。他们的信无章法,但却别具真实,一如秋水见底。人们称书信是人的自画像。藉此,我们也就看见了痖弦,看见了杨稼生。                                     

《两岸书》在人们提笔忘字,手写书信已成为记忆的互联网时代结集出版,更是情味别具,意蕴深长。两位80老人是两岸文化交流的传播者,此书成为两岸文化交流的真实记录,具有史料和文化双重价值,成为两岸文坛的佳话。

 

                                               同心之言

——《两岸书》序

 

温慧敏

 

 

痖弦先生和杨稼生先生是我仰慕与敬重的两位大家。我细心拜读了两位先生情感传递的《两岸书——台北与舞钢的通信》之后,深为两位先生的深情意挚心灵交流所感动。质朴无华的文字之间,承载着厚重中华文化的情愫。付梓之际,稼生先生嘱我为序,深为惶恐,迟迟不敢动笔,终因放不下稼生先生多年来结下的深情厚谊,勉力为之。

“信”有消息、音讯之义。古代交通和通讯都不便利,亲人朋友分别两地,只有靠别人“捎信”才能了解对方的情况。“信”亦有“诚信”之义,捎的“信”要准确无误,更不能捎假“信”。后来,人们把自己要说的话写在木板、竹简、锦帛或纸张上,让别人带给对方,这样便有了“书信”,便有了“信使”。书信有许多别名,因为早期书信写在一尺长的木板或竹简之上,所以书信有一个美丽的别名叫“尺牍”。

书信是一个人写给另一个人看的,就像是荆钗褐衣忙碌柴米油盐的女人,朴素可亲;而不像是华彩盛装婚仪新娘。婚仪新娘不耐看,她太完美,是专门让人看的。杨稼生先生把书信最本质的特点作形象生动的描述,书信不是哗众取宠、不讲大话套话;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私房话;独根独苗,失而不可复制。而书信最珍贵的地方在于真挚深厚的情感。它是一个字一个标点亲笔写的,通过文字,传递自己,感知对方,甚至音容笑貌。缘此,不少人把书信当作宝贝精心珍藏着。

正是因为书信是素心人说的真心话,无意中书写的一封书简可能就是一篇优秀的文学作品。写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司马迁的《报任安书》,读来催人泪下,感天动地。一代名臣曾国藩的《曾国藩家书》在当代成了畅销书。伟大的文学家鲁迅的《两地书》成为了解鲁迅许广平夫妇生活和当时社会风情的真实记录。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长篇小说《蛙》也是以书信体闻名于世的。

    书信从产生那天起就以独特的方式传递独特的心灵密码,成书问世,即以它独特的魅力滋养着千千万万读者的心灵。在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书信这个独特的文化载体又把大陆知名的散文家杨稼生和台湾的著名诗人痖弦连在一起。《两岸书》在人们提笔忘字,手写书信已成为记忆的互联网时代结集出版,更是情味别具,意蕴深长。

    二十多年前,大陆舞钢的杨稼生将他的一篇文学评论邮寄到台湾的《联合报》,作为编辑的痖弦透过朴素的文字,不仅看到了他的文学功力和风格,更看出了他的性情和人品,痖弦不仅刊发了杨稼生的文章,还回了一封亲笔信给他。从此,舞钢和台北鸿雁往来,从未间断。20多年,200多封,10万多字,舞钢台北,台北舞钢,在互联网控制人们生活的今天,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一道独特的风景。

六十多年前,不谙世事的痖弦随国民党部队到了台湾,从此成了天涯游子,有家难回。诗,救赎了他,他的《深渊》一诗成为中国新诗史上的里程碑,《红玉米》乡情之浓、思亲之切,使之成为孤岛“乡愁”的名篇。之后他创办《创世纪》,出任《幼狮文艺》主编,饰演《国父传》中的孙中山,1977年担任《联合报》副刊主编。

五十多年前,杨稼生因文招祸,被送到舞钢南部山区的一个叫北湾的地方劳动。1979年,他走出大山,走出北湾,放下镢头,拿起笔杆子,寻找已逝20多年的文学梦,散文成为他心中的又一片绿光。这才有了《叩问童心》、《海蓝海蓝的眼睛》、《北湾》等文集问世。两位历经坎坷的人,是文学成为他们温暖的精神家园,使他们褒有了灵性、良知和童心,救赎了自己,成就了文学。痖弦先生曾在《中国新诗研究》的第一卷《现代诗短札》中写道:诗,有时比生活美好,有时则比生活更不幸,在我,大半的情形属于后者。而诗人的全部工作似乎在于‘搜集不幸’的努力上。当自己真实地感觉自己的不幸,紧紧地握住自己的不幸,于是便得到了存在。”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没见面的编者和作者开始了尺素往还,谈创作,谈人生,谈社会,谈衣食住行,谈油盐酱醋茶。痖弦思念家乡的亲人,思念家乡的一草一木,思念家乡的粗茶淡饭,思念乡音乡情乡风,稼生就把地方特产、地方戏曲资料源源不断地邮寄过去;得知稼生有眼疾,痖弦从海外寄药来,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成了情同手足的兄弟,成了相濡以沫的知己。痖弦在信中说:“知我者,稼生也。”杨稼生在心里说:“知我者,痖弦也。”

    当然,他们谈得更多的还是文化。文化自有文化的力量,文化是一种视野,有向心力。文化使两人隔海一家,天涯比邻。因此,《两岸书》的意义已超过了两个朋友间的交流,它是海峡两岸文学的交流,文化的交流,心灵的交流,社会的交流,内容涉及文史哲,具有史料意义和文化价值。透过10万多字的书简,我们可以对几十年两岸的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略窥一斑。

舞钢思念痖弦,痖弦心怀舞钢。

2000年5月8日,在信上交谈了10年之久的杨稼生和痖弦终于谋面,相聚舞钢。舞钢见证了两位先生的相聚,聆听了痖弦先生的讲学,感受了他对家乡的深情和对曲子戏的痴迷,也最终找到了两位先生“20多年通信不辍” 的根基:同乡、同道、朴实、善良、谦谦君子、和蔼可亲、对文学的执着、对传统文化的坚守、对当今浮躁社会的排斥……有这么多相同的地方,夜深人静,伏案提笔,交流情感,感悟文字之美,探讨文化异同,是多么惬意啊!

那年初夏痖弦在舞钢。我陪先生泛舟龙泉湖的情景,仿佛如昨。斜阳流水,千年一瞬。橙红色的太阳笼罩着绿色的草地,红的房子和二郎山白色的山门,如一幅画卷。先生恬静地看着荡漾的湖面,一丝忧伤抹在额头。我想,先生是在怀念自己的那条河,那条河是流经心田的母亲河;那条河是外婆是祖母是童年的梦。今天,回家了,梦圆了。但梦中留着深深的遗憾……

 

    痖弦先生曾写过《寂寞的邮筒》一文,如今,邮筒不仅寂寞,甚或消亡。对此,我们抗拒不了。就此意义,《两岸书》将成为一种无奈的宣言。无奈是一种力量,是一种提倡。行将消亡的事物,或将更具魅力,此乃《两岸书》的价值所在。另一要义,书信的文化魅力不会消亡,将与文学、文字共存。痖弦书信首次印行应是舞钢创举。两岸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不会终止,文化是韧带。

 

痖弦说,世界的美丽在文学里。

杨稼生说,世界上要是没有文学,这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

    让人类回到欢乐,一定是文学的梦想之一吧!

    两位先生用不同的方式捍卫着文学,文学也拯救了他们。《两岸书》成为两岸文坛的佳话。如今,大陆台湾大门洞开,来去自如,两位先生是传道者、播种者,他们为两岸文化交流付出的努力和心血,令人感佩,引人深思。

让我们到痖弦先生和杨稼生先生的情感世界里走一趟吧,静心享受《两岸书》带给我们的温馨,感受那真挚的情绪流淌……                             

20131019

 

(作者系河南省舞钢市文联主席)

感怀之语

——《两岸书》跋

杨稼生

 

 

 

 

多年前,收到来自台湾的《散文的创造》,127位散文大家的文章,文字清切,语声亲和,中华传统,依稀乡音。似曾相识燕归来,天涯已是比邻了。寄书人是痖弦先生,就给痖弦先生写信表达赞赏和感激,痖弦先生把信当作书评在《联合报》刊出。此时痖弦先生正着手研究大陆曲剧,需要资料,就把编辑要旨告诉我,要我与之联手。之后我所搜罗到的曲剧资料,正是他希望得到的,便说“知我者,稼生也”。 我心中也想说“知我者,痖弦也”。

    我们友情日笃,亲如手足。他得知我患目疾,认为这是大事,很担心,便从海外寄药。他计算着,这一瓶药快吃完的时候,新一瓶就又寄来了。我的目疾一直没有恶化。

彼此信函往来,随意古今,文史哲,心灵互振,话愈说愈长,彼此常想念。10年不得见。10年后即2000年5月痖弦先生漂洋过海从温哥华来到我家,小住四日。面对面,语言稠密有加。相见时难别亦难,分别后他回到温哥华,信函猛然稠密,称呼由“先生”变为“兄弟”,也不再称对方的妻子为夫人。信毕,总觉得话没说完,投邮时,信尾每有“又及”、“再又及”。信写得潦草了,还要重抄;没功夫重抄,便附言“恕不重抄”。多年了,彼此书信200多封,10多万字。值此电脑电话时代,不多见。

魏玉栋、焦玉莹两位先生为此感动,将繁体字打印成简化字,在我和痖弦先生的情感世界里走了一趟。

书信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是殊相;但它产生于一个特定的时代,自有其社会“共相”,是历史的,中国的。一公诸社会,便属于社会,与人心共融。

市文联慧敏主席得到书信,看其意义重大,为之奔走,为此书出版牵线搭桥。市领导重视,市委宣传部孔阳部长年轻厚道,文化视野广阔明亮,通读《两岸书》,悉心操办出版。

我和痖弦先生的信函,是私人对私人,无意为他人道也。今既成书,求读者谅解,接受我们的嘱咐:勿引用,勿转载。谢谢。

此书出版之日,正是阳春天气。欣闻痖弦先生新获“中坤国际诗歌奖”、“全球华文文学星云贡献奖”,中国文学一片光明,温暖着世界心。遥祝痖弦先生春日安康,舞钢向痖弦先生报平安,又是一年好阳春。

                       

                                       

                                 2013年12月27

舞钢垭口家中

 

 

二月河评价《两岸书》

 

     文化交流是文化人的天然行为,不关个人功利。三中全会之后,两岸文化交流渐渐萌动。痖弦先生整理大陆曲剧,杨稼生帮助搜集资料,两人热切操作,资料往返两岸如梭。话越说越多,在这项整理过程中,也回忆到中华传统文化、传统道德,以及民风民俗、农耕文明。他们关注两岸文学走向,有喜有忧,以自己的写作实践,排斥有伤风化的异色文学。两人感情日笃,通信200多封10万多字,内容涉及文、史、哲,具有史料和文化双重价值。知音者言,读着他们的书信,能听到他们生命的共同音响。他们的信无章法,但却别具真实,一如秋水见底。人们称书信是人的自画像。藉此,我们也就看见了痖弦,看见了杨稼生。
 
 
 

《两岸书》校对日志

 

林杰

 

《两岸书》是台湾诗坛巨子、资深编辑痖弦与大陆散文家杨稼生的书信集。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痖弦,本名王庆麟,1932年生于河南省南阳,台湾诗坛巨子,资深编辑,曾任《联合报》副刊主编。代表作《痖弦诗集》《中国新诗研究》《记哈客诗想》等;其现代诗以甜美典雅、节奏铿锵、意象瑰奇见称。曾获蓝星诗奖、香港好望角诗奖、二十世纪诗学终身成就奖、中坤国际诗歌奖。

杨稼生,1931年生于河南省南阳,著名散文家,曾任舞钢市政协副主席、文联副主席。代表作《海蓝海蓝的眼睛》《杨稼生散文》《叩问童心》《北湾》等;其散文诚笃、典雅,在台湾出版散文集《杨稼生散文》《今天 ,您好!》曾获台湾《联合报》十七届文学奖。

两位先生是南阳同乡,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书信往来,20多年,20多万字,内容涉及中华传统文化、传统道德、农耕文明,以及两岸民风民俗。他们的信亲切,真实,无章法,无目的。咫尺天涯,文化无疆,读着他们的书信,能听到他们生命的共同音响。他们已80高龄,书信结集出版,必将温暖两岸人。

我有幸参与校对工作,每天都被他们的信感染着,被他们治学严谨、尊重文字的态度感动着,他们是尊重文字的一代。

杨稼生先生患眼疾,看书已成为奢侈,但是老先生坚持自己审定他写给痖弦的信,我们心疼他,建议代为校对,他说,我校对,我快乐。对于这样的老人,我们唯有恭敬。

痖弦先生现定居加拿大温哥华,他对家乡一直怀有深情,他说他的根在大陆。闻听《两岸书》出版,痖弦先生也坚持亲自校对他写给杨稼生先生的信。我们不用想象他挑灯夜读的情景了,只把我们电话校稿的情形记录如下。

201421,农历正月初二,北京时间1419,温哥华时间正月初一夜2219。市文联主席温慧敏接到痖弦的电话。

痖弦缓缓地说:“您是温慧敏女士吗?我是痖弦。”温主席跟他讲了出版《两岸书》的想法,痖弦说:“您作为一方文艺官员,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再次看到了舞钢市委、市政府对文学的重视,对文化的重视,再次感受到家乡对我的亲爱,我更加想念家乡,想念舞钢。”23分钟的越洋电话,他们谈了《两岸书》的出版细节,也谈到对文化的思考,对舞钢的印象,痖弦说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是河南人,是南阳人,两个女儿的学名,都以家乡的村庄名字命名。此次通话,我们记下了痖弦的电子邮箱,把书稿传给他。但他对电脑操作不很熟练,眼睛也不适合长时间看屏幕,我们就通过快递把纸稿寄给他。

2014222,北京时间1506,温哥华时间2306。我接到痖弦的电话。

痖弦在电话中说,他看完了书稿,命我看着稿子一一校正。这次通话2个多小时,他订正了写给杨稼生的全部信件。我把拟用的照片发给他。

2014225,北京时间1233,温哥华时间2033。我接到痖弦的电话。

    痖弦在电话中说,他同意选用这些照片。我把《寂寞的邮筒》和《<书简>的书简》两篇文章发给他,告诉他出书在即,时间很紧,他就在电话中诵读《<书简>的书简》,边读边更正不合适的地方,怕他过于劳累,我几次打断他,他说,我不累,我做过播音员,读这样的文章,是一种享受。之后,又诵读了《寂寞的邮筒》。这次通话长达3个小时。通话结束时,我们这里艳阳高照,温城已是子夜时分,满天星斗。

201434,北京时间1509,温哥华时间2309。市文联主席温慧敏再次接到痖弦的电话。

痖弦在电话中说,他看到了温主席传来的照片,又回想起在舞钢时,和一群文友相聚的情景,忆起那天同大家一起看戏,自己也唱了一段大调曲鼓头《凤凰》。他很爱舞钢,舞钢是个文艺小城。此次通话,他讲了一些对此书的具体意见。他说序言文字很饱满,写出了他对家乡的感情,写出了他和稼生哥俩的兄弟情,写出了《两岸书》出版的深远意义,他很欣赏。此外,他建议把稼生先生写他的文章《青灯有味》收录书中。他很谦虚地说,大陆读者对他了解不是很深,这篇文章可以满足读者延展阅读的需要。

2014319,北京时间1409,温哥华时间2209。我和痖弦实现了视频通话。

看到老人家的一霎那,我又激动,又温暖,老人家还是那么地慈祥,和在舞钢时一样和蔼,亲切。我把书的封面和有关彩页让老人看,他说,你们辛苦了,替我谢谢温主席,并通过她谢谢舞钢市的领导,他们肯通读我们哥俩的书信集,我很感动,也深深地表示感谢。

此次通话,主要是校对《青灯有味》。我朗诵,老人家眯着眼儿听,一有不妥之处,便传来他纯正的普通话:“这个地方啊,我感觉这样……”说完之后,还不忘问我一句:“你感觉行不行,好不好?”他的认真和谦虚让我更加敬重他。这次视频通话结束时已是午夜时分。

过了一会儿,痖弦又打来电话,他说,封面右下方“两岸音尘相隔”的“尘”字,是对的,我打电话向叶嘉莹(台湾旅居加拿大学者)请教。叶先生肯定地说,不错,就是尘埃的尘字。叶先生的回答使我放心。好,我们休息吧。

痖弦先生,如此认真,如此耐劳。想温城这时已经接近黎明了。

2014325,北京时间1209,温哥华时间2009。我们和痖弦再次视频通话,杨稼生和痖弦通过电脑屏幕再次相见。他们在电脑屏前握手,痖弦先生戏称这是没有温度的握手。但我们的心里明明是温暖的。哥俩“面对面”用纯正的南阳话拍话(南阳土语,拉家常),痖弦先生说他是南阳话的活化石,他用浓浓的乡音念了一首长长的儿歌,又唱了一段河南曲子。谈起家乡,痖弦未免起了乡愁。他说,母亲留下一个“萝头”,说着就转身去拿,不一会儿,他回来了,把萝头推到屏幕前,说,妈妈就这样着去和别人一起做手工了。

两位先生通过这次视频商定了《两岸书》的相关事宜。此次通话2个小时。

2014326,北京时间1409,温哥华时间2209。我们和痖弦第三次视频通话。此次主要是针对《青灯有味》校红。《青灯有味》3万多字,痖弦全文朗诵。看着屏幕上全心投入的老先生,真不忍心让他读下去,又不忍心打断他,只有跟着他陶醉其中,任夜风吹拂满天星斗。

《两岸书》终于校完了。两位老人一直在说着感谢和感动的话。其实,在校对过程中,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这两位老人深深地感动着,莫说他们的文学成就,单就对我们做人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他们的通信是一个传奇,越洋校对成就了另一个传奇。

两位先生是互报春讯的燕子,是两岸文化交流的使者,是文学的传道者。祈愿两岸共繁荣,共温暖。

愿《两岸书》温暖两岸人。

 

 

痖弦,本名王庆麟,1932年生于河南省南阳,台湾诗坛巨子,资深编辑,曾任《联合报》副刊主编。代表作《痖弦诗集》、《中国新诗研究》、《记哈客诗想》等;其现代诗以甜美典雅、节奏铿锵、意象瑰奇见称。曾获蓝星诗奖、香港好望角诗奖、二十世纪诗学终身成就奖、中坤国际诗歌奖。

杨稼生,1931年生于河南省南阳,著名散文家,曾任舞钢市政协副主席、文联副主席。代表作《海蓝海蓝的眼睛》、《杨稼生散文》、《北湾》等;其散文诚笃、灵秀,曾获台湾《联合报》十七届文学奖。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