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中篇小说 > 正文
梦境、幻想与记忆——墨白自选集
作者:墨白    日期:2014/2/17 10:51:27
 

《梦境、幻想与记忆——墨白自选集》后记

 

2012519,在参加河大出版社和郑州师院联合举行的“田中禾新作《在自己心中迷失》新闻发布会暨作品研讨会”的瞬间,张云鹏先生向我为“新人文”书系约稿。事过一个多月,也就是在713举行的“老张斌作品研讨会”的相聚间,云鹏和我再次说到了“新人文”书系的话题。我为云鹏的敬业与友情而感动,并十分珍惜他对我作品的赏识与器重。

1984年到眼下的二十八年间,我创作了百余篇短篇小说、四十多部中篇小说、六部长篇小说和近百篇散文与随笔,对于我来说,要从这些著作里选出一部五十万字左右能体现自己对文学的追求与创作轨迹的集子来,确实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这也是我没有及时着手编选的原因。随后,我去鸡公山开始新的长篇小说《漂移的大陆·寻父记》的写作,所以选编的事情就延误下来。到了这年的十月间,我回故乡看望年迈的父母时,抽空去颍河边拍摄了一些照片,回郑州后,我挑选了一部分以《颍河上的船》为题发在了博客上,并随手在每幅照片的下端附了一些说明性的文字:

 

1:颍河在二十世纪初至六十年代,是河南境内最为繁忙的航运河流。到了七十年代,由于河道上修筑了水闸,颍河的航运一度中断。进入二十一世纪,颍河在不同的河段修筑了水闸及船闸,航运逐渐恢复。

2:二十世纪初,在颍河上航行的大多是木船,现在却是多到八百吨位的船舶。这些船舶都是从淮河里驶上来的。由于大坝,河水一般情况下都是平静的,所以那些货船都一艘一艘地连着,快停泊到河心的航道上去了。如果在《三国演义》里,这可是大忌。

3:颍河港上的汽艇。我童年记忆里的汽艇比这小,拖着长长一溜国营货船,冒着白烟吭吭哧哧从下流往上游走,很吃力。我从汽艇甲板上走过的时候,透过船舷上的窗子,看到几个操着皖地口音的汉子和妇女正在共进晚餐。

4:我和一位四十岁左右的船工交谈,他来自安徽凤台,以前是粮食局的干部,现在还使着单位的工资。他已经在船上干了十多年,老板一个月能给他开出二千多块。他说,像这样的船舶在十年前造下来需要五十多万。现在这个数肯定不行了。他随着这船队从淮河至洪泽湖,然后从大运河进入长江,到过杭州,到过上海,就像我小说里写的那样。他说,我们的船大多是运煤碳,因为淮南产煤。现在淮南的煤已经快采完了,但是人们又在凤台境内发现了更大的煤矿。他还说,他有一个儿子,现在合肥读书,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像他这样整天在水上漂泊。

5:在船的前面,是渠首的废墟。渠首是我的小说《雨中的墓园》、《映在镜子里的时光》里的故事发生地。可是由于河道里常年有人采沙,把河底掏空了,渠首就倒掉了。好在以前我还拍过一些关于渠首的照片,如果你想看一眼那渠首的模样,就在这个博客里往前搜寻。

6:船的上沿,就是我耕种过的河滩地,那片现在你看不到已经被荒废的让我流过汗水的土地,曾经多次出现在《父亲的黄昏》、《迷失者》、《梦游症患者》等等我的多部小说里。

……

 

后来我才意识到,在为那些图片写下上面的文字时,这本书的选编已经悄悄地开始了。我小说里的人物,要么是在故乡生活,要么是带着故乡刻在他们身上的痕迹去闯世界,但他们都与我文学地理上的“颍河镇”有关,在他们的人生经历里,都无法避开颍河镇。这个集子,我侧重了本土,也就是那些在“颍河镇”生活的或者从外部世界闯入颍河镇的人们的故事。篇目编排的顺序,大体上是按照创作时间;集子里的小说大多写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而“序言、后记与随笔”一辑里的文字,大多写于新世纪以后。应该说,这些作品基本上能体现出我的文学观和美学原则;同时也再现了二十世纪后半叶中国历史在“颍河镇”留下的痕迹:《同胞》和《霍乱》里的故事发生在四十年代;《风车》里的故事发生在五十年代;《梦游症患者》里的故事发生在六十年代;《幽玄之门》里的故事发生在七十年代;《父亲的黄昏》里的故乡发生在八十年代;《讨债者》、《光荣院》、《告密者》里的故事则发生在新世纪左右,前前后后近七十年的风雨。

书稿编好后,为了方便阅读,我打印出来寄给云鹏。2013年元月间,也是春节前夕,刘恪先生放假离开河大回北京前,给我带来了关于书稿的信息。刘恪先生说,前天他和云鹏聚会时谈到这部书稿,他想让我增强理论方面的文章,这样更接近“新人文”书系的指导思想。最后刘恪先生又说,等过了年,云鹏会就书稿一事专门过来给我商榷。出版社一大摊子的事,我和云鹏约过两次,他不是在外地,就是有其它的事情,这样一晃就到了20134月下旬,云鹏从海口参加这年的图书会回来后,我们终于再次相聚,然后就这本书的编辑做了深入而详细的交谈,云鹏一一记下关于图书出版的具体事项。云鹏的文雅与谦虚,他严谨而有条理的工作状态让我再次感到温暖。

现在,你看到的这本书已经和最初的编排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删掉了中篇小说《同胞》、《霍乱》、《告密者》和短篇小说的部分,这些篇目是:《影子》、《秋日辉煌》、《失踪》、《某种自杀的方法》、《一个做梦的人》;增加了《三个内容相关的梦境》、《〈洛丽塔〉的灵与肉》与《博尔赫斯的宫殿》三篇随笔。并把原来的书名《梦游症患者》,更换成现在你所看到的《梦境、幻想与记忆》。

 
 

墨白简介:

1956年出生,河南淮阳县新站镇人,当过农民、搬运工人、漆匠、小学教师、文学编辑。1978年考入淮阳师范艺术专业学习绘画,1998年专业创作。1984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自今已出版长篇小说《梦游症患者》、《映在镜子里时光》、《来访的陌生人》,“欲望三部曲”《裸奔的年代》、《欲望与恐惧》、《手的十种语言》等多部;发表中篇小说《告密者》、《幽玄之门》、《讨债者》、《航行与梦想》、《风车》、《局部麻醉》、《白色病室》、《错误之境》、《光荣院》、《隔壁的声音》等40余部;短篇小说《失踪》、《街道》百余篇;出版有小说集《孤独者》、《爱情的面孔》、《重访锦城》、《事实真相》、《霍乱》、《怀念拥有阳光的日子》、《墨白作品精选》、《神秘电话》等多种。有作品译成英文、俄文、日文或收入多种选本。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