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先锋诗歌 > 正文
胡美丽的故事
作者:简单    日期:2011-10-27 15:10:02
        日前,先锋诗人简单新诗集《胡美丽的故事》由中国商业出版社出版,诗集分为《胡美丽》、《春光赋》、《神话》、《水妖》、《画魂录》五辑,共收录诗歌155首。这部诗集被称为“中国首部浮世绘式诗歌读本”。
        著名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导张清华认为:“简单的《胡美丽的故事》,几乎是使用了我们在现代叙事诗中从未见过的极为客观简朴的叙事笔法,‘叙述’了一个‘当代女性’的并不复杂的故事,但使我感受到作者功夫的,恰恰正是在这样日常和充分世俗的事件中,作者几乎融进了一个时代全部的细节部分。来自物质的诱惑和世风的吹熏,一个女性自然而然的出轨,驾轻就熟的堕落,商海与生存的搏杀,以及无可躲避的悲剧结局,她串起了如今我们社会生活中最普遍而生动的现实。简直太妙了。类似的情景我们当然也在某些新人类小说家那里见过,但在这里却没有那种明显的商业动机、平面化的欲望叙述,而是嵌满了诗人精神的介入,仿佛腐朽的尸身上嵌满了钻石。我毫不掩饰这首作品给我带来的精神震撼,同时对作者的叙述能力与构思上的深沉用心也表示由衷的敬佩。”

作者简介:
        简单,河南宝丰人,国内70后代表先锋诗人之一,《外省》诗刊创办人。曾出版诗集《纸上流水》《小麻雀之歌》。

 
附:自序
 
        这是一本跨度很大的诗集。收录进这本集子的作品很繁杂,有早年创作的胡美丽系列,也有今年刚刚创作的神话系列。它们风格迥异,可以说是判若云泥。这种表面看起来有“记忆混编”特征的集合体,其实,有着共同的思想渊源,即对当下生活的关注,当我们像观察切片一样,进入这个社会的“微观世界”时,万物便露出了它自身的胎记。

        文学的粗鄙化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特征,而阅读的粗浅、浮躁更加重了这种事实。作为一个创作者,在当下,我个人认为至少要做到两点:一是文本的鲜活可读性,二是叙述的原型化。而要做到这两点,除了对语言有着精准地把握外,还要在原始经验的集体潜意识中“逆行”,让“个人方言”贴着现实平稳地滑翔。肤浅的写作,是一种自我呻吟,而有深度的写作,往往悬置在笔尖之上,成为思想的泡沫,而这本诗集,恰恰是对这种现象的思考或者说是探索。

        就题材而言,诗歌和故事不可能混为一谈,而混淆它们本身就犯着禁忌。而对于一贯“逆行”的我来说,这种“违禁”是很有必要的,在1998年的一个深夜,鄂州的一个小旅馆内,当我开始着手创作胡美丽系列时,就能清晰地意识到文学的几张面孔中,最亲切的还是故事。用诗歌写一个故事,其实,是为故事穿上华丽的外衣,让它更接近一种形而上高度。既然是故事,肯定有故事的诸多元素,当虚无的“胡美丽”附着于一小块一小块的“现实”,支离破碎地向我游来时,我忽然觉得,她像“潮湿黝黑树枝上的花瓣”一样捕获了我。女性,历来就是社会文明的最本质体现,而一个女性形象,会像一根探针一样,穿破时间的内脏,为我们带来一种震颤的体温。

        就诗性而言,每一个词语都有一个幽秘的入口。当词与词摩擦,相互慰藉,产生火花和歧义,意义便诞生了。当意义撩开裙子,一种“窥视”便开始了,如何将叙述细节化地引入现实的具体骨料中去是一个问题,不偏不正镜像式的还原,是另一个问题,挖掘、重构、整合是必须的,但仅有此,是不够的,左一点就会沦为支离破碎的现实绞肉机,右一点就会变成思想空洞无着的麦克风,只有内心敏锐的人,才能在现实的底片上,恰到好处地划出人性的刻度。

        这本集子除了胡美丽的故事外,还有一组作品是神话故事。作为一种文化本源,长期以来,我一直对它顶礼膜拜,直到有一天细读了《山海经》。《山海经》的繁杂和“野蛮”,几乎一下子颠覆了神话在我内心的经典性,这与我内心的思考形成了一种暗合:所谓的神,即上古的人,只有把集体意识上的神还原成个体的人,神才具有神性。历史本来就是由一小块一小块的“日常” 组成,还原只是顺着表象的藤蔓,摸到事物的根。

        敏于思考的读者会发现,历史是很有弹性的,它几乎可以等同虚构。民国离我们并不遥远,但一些人和事已经开始模糊了,除了一些人为的遮蔽外,我个人把它归结为“偏移效应”作用的结果,即在时间的介质里,词与“物”的对应会发生偏移,当语言作为真实的骨料,与既定的意义合谋后,历史的虚构性便诞生了。而在这本集子中,我对人物的“还原”是支离破碎的,甚至可以说是带有“纠错性”的,尽管其叙述是狭窄的、片面的,但作为人性的基因片段,已尽显其分子构成。

        按照海德格尔的说法,读就是和写一起消失,但我更希望,读是一个三联开关,会像灯一样,不断驱逐黑暗,照亮被蒙蔽的一切,当我们致力于用诗歌来界定万物在宇宙中的位置时,我们自身的参照,也许带有一定的虚构性,但书被打开,当读被完成,一种更深的“修正”,不是让我们更接近真实?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