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正文
美食散文系列(四)
作者:段海峰    日期:2011/8/18 17:07:17

麻辣火锅,痛快你就喊出来!

中国人比较内敛,有时即使遇到超快感的事,也不太愿意喜形于色,而是更多的藏于内心。但是这吃麻辣火锅,你要是不能达到痛快地喊出来的地步,是难以体会其中的真谛的。

有一种理论,是说能吃辣椒的人,都比较有性格。当然这只能是姑妄言之了,这对能吃辣椒的人来说,在心理上是一种平衡,甚至可以说,找到了一种理论基础。过去我们常说,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什么什么,那么现在套用一下,那就是指导我们吃辣椒的基础是:“能吃辣椒的人,都比较有性格!”

好了,不再饶舌。就说这麻辣火锅吧。对多数四川人,贵州人,湖南人来说,它都是至爱。有句饶嘴的话,是说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怕不辣,贵州人辣不怕。以前听过一个连四川人也认可的故事,是一个小娃子在哭,家人随手拿个辣椒,往小娃子嘴里一塞,娃子就不哭了。那时我还不嗜此物,闻听此言,暗生惭愧,觉得自己连小娃子都不如,实在太不像话了。

当然后来敢于吃辣椒而且善于吃,跟这小娃子就没有关系了。话说来很长,限于篇幅,还是短说,

那一年我刚学着做生意,背着一个沉重的行囊,到四川进货。货,指书,因为其时我正开着一家书店。火车到宝鸡,我下车,在商店里买东西,把行囊放在柜台上,一转身,行囊里的钱包不见了!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丢如此大数目的钱,而且钱一丢,我不仅无法进货,连买基本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了。摸摸口袋,惟一可安慰的,是我已经买到到广元的火车票,我原本是要到那里看朋友的。

前往广元的一路,是我一生最难熬的一段时间,袋里没钱,心里很虚。

更要命的事果然出现了,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到了广元,朋友不在!只有朋友的家人在,我只有在朋友家中等待,他们的家人并不认识我,你可以想见我是多么尴尬,这时我才知道,在火车上还不是难熬的,现在才是最难熬的呢!在人家家里吃饭的感觉,完全可以用食不知味来形容。

谢天谢地,两天后,朋友终于从成都回来了,三女一男,我见到他们,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叫我说什么好呢?现在也真记不得当时说什么了,我只知道我在盼着他们回来,而他们果然回来了,不但借给我回程和进货的钱,而且还要招待我吃饭,说是要为我压惊。

这个惊,是要压压,我的情绪一直处在极度的不安之中,现在是要调理一下了。他们要请我吃麻辣火锅,我欣然前往。

在一个小店,也记不得店名,我们到时,店里早已有熊熊火锅在燃烧,食客都是本地的,说一口当地话,热热闹闹,气氛很是浓郁,让人的胃口顿时打开。朋友说,吃火锅,一定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吃,只有这样的气氛才能体现出四川火锅本来的风貌。

朋友点了一些菜,如羊肉片,午餐肉,泥鳅等肉类,接着是一些时令青菜。

我因为那时还不大能吃辣的,朋友提醒我说,衣服可以解开,甚至可以先脱了,一会吃起来,会出不少汗。我没有领教过,不以为然。再说,对于辣,我还怕不到那个地步吧。

油汪汪的热汤滚动开来,一缕缕香气直往上冒,按四川的习惯,先是涮肉,肉没有什么稀罕,那汤才是叫奇妙,本来平凡的肉片,在红汤里一涮,立马油头粉面,光彩炫目,一筷入口,麻,辣,咸,烫,味道厚重无比,跟我们平时所谓的火锅大不一样!四川口味,以麻辣为主,这火锅,则是集麻辣之大成。朋友热情劝菜,说你要是能受得了这麻辣,四川其他什么菜都不会再怵的。旁边三个女孩子更是热情有加,不仅劝菜,而且劝酒,我心情好,喝一口烈火酒,就一口麻辣菜,几个回合下来,我的汗就出来了。酒喝得口大一些,麻辣就来得更迅猛,立马就大汗淋漓!

不出汗不知道妙处,这汗一出来,立即跟刚才的感觉迥然不同。这汗,让浑身上下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张开了口,透着气,无一处不舒服,这时候的麻辣,已经不复刚才的麻辣,而是与身体浑然一体,无论是肉类的麻辣,还是青菜的麻辣,竟然越吃越上口,越吃越通泰,那汗水顺着背直往流,隐隐约约会感觉到那汗珠划过的印痕,啊,此时此刻世界渐行渐远,眼前只有那熊熊火锅,口味里仅是麻辣,肉片不再是肉片,青菜不再是青菜,心里涌动的,还有朋友的盛情,那时我已将丢钱的事忘干净了,身心达到与麻辣融会贯通之境,我不由得叫道:“痛快呀——”

朋友四人,同时笑道:“叫了,他叫了!”这个意思,跟河南人请人喝酒一样,喝多了,主人就高兴,会愉悦地笑道:“高了,高了。”后来演变之,河南人喝酒,喝舒服了,就叫:“得劲,得劲!”

人生在世,能真正舒服的时候不多啊!所以一旦吃得愉快了,你就喊出来吧。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