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正文
美食散文系列(二)
作者:段海峰    日期:2011/8/18 17:04:49

我与红烧肉,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年龄不算小了,花边的故事不敢有了。可是我与红烧肉的故事,却时常萦绕于心头,以至于有一天,我不得不说了。

我属于无肉不欢的一类人。有时跟要减肥的女士同桌吃饭,她们都只点青菜,而我又没有发言权时,就觉得苦不堪言。这个时候,就让我想起肉,尤其是红烧肉!

各地的红烧肉,做法不尽相同,有大名的,当然是所谓毛氏红烧肉,因为与领袖攀上亲戚,所以湖南的毛氏红烧肉,就显得来路清晰,于是就吃得明白。吃东西,讲究一点的,跟写字一样,都要有来历。书法家爱说,这一撇,出自颜真卿的哪里,那一捺,出自王羲之的哪里,说的就是渊源。吃东西,也是这样。不清不楚的一道菜端上来,要是没有介绍,一定吃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于是这毛氏红烧肉,来历就显得相当清楚。有人也许会抬杠,说当年毛泽东之所以喜好这一口,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放在现在,也许他的口味会变。杠子是两人抬的,我设了假想敌,当然现在要反驳。我的观点是,人的口味,有时跟地位还真不成绝对关系,换言之,一个人喜欢吃什么,或者嗜好吃什么,跟他的童年时期有较大关系。所以即使以后地位变化,对童年时期留下的这个依恋,可能不会有太大影响。

我与红烧肉,有两段缘份,一次是吃,一次是做。

先说吃。是在韶山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去参观,重点看的,当然是韶山冲的毛泽东故居,随着人流涌来涌去,接着又去广场看毛泽东的塑像,塑像巨大,倚山而立,很是气派。不知不觉,中午到了,吃饭,成了首要选择。这时导游过来,他是受长沙我的一位朋友之托,过来陪我吃饭的。这位年届四十的业余导游,领着我挨着饭店找。因为正是饭时,吃饭的人流比参观的人流更汹涌,我们找了几家饭店,都没有可以落座的地方。而且要命的是,肚子真的很饿,无奈,导游仗着他是本地人,进得一家饭店,用湖南话高声和店主打招呼,我听不懂,他翻译给我说,意思是店主可以照顾别人,导游可以自己下厨做饭。到饭店自己做饭,这事可能稀罕,但人世间什么事不能发生呢?事到如今,只能如此。

导游问我想吃什么,我没有想,就冲口一句:“红烧肉!”于是他叫了一声好,转身就下厨房了,我倚在门边,看他动手切肉,煮肉,加料,然后是一个漫长漫长的烹的过程,在这个等待的时间里,我充分知道什么是饿了。我的胃液不停翻动,仿佛在抗议。过了大约一个世纪——嗯,我觉得这碗红烧肉真煮得有一个世纪——导游端上了这碗吊足我胃口的红烧肉,我夹一块放进嘴里——那一时刻,只可以用“超快感”来形容。吃一口,再吃一口,真是高潮迭起!

再说做。是在河南新乡的郭亮村,那是一个影视基地,我们四位驾车前往,在游历了山川和溪流之后,四人回到居住的农家宾馆。这是一个依山而建的家庭,院子不大,房子两排,右边是厨房。也是因为其他的游客也回来了,所以厨房就显得热闹。主妇主中馈,自不待言,两个小姑娘帮忙,忙得不亦乐乎,即使这样,客人还是在催,更有小孩子饿不能耐,叫喊起来,让这平日里安静的小院,有点惊天动地。

我们四个成年人,不好叫喊,就围着桌子坐着喝水,我见主妇忙不过来,更兼以有心想展示一下手艺,就捋了袖子,向主妇借了围裙,把肉割下一砣。主妇把肉放在秆上称了,告诉我说可以了。于是我知道,一个决定性的时刻来临了,那就是我能不能把这道红烧肉做好,成为一个重大问题,如果成功,可能我会扬名于三人之中,如果失败,就是千古罪人!肉,我切成的是方块,稍大一点,因为要便于多煮一会儿。把肉入热水,过一下,去去油腻之气。锅里的油,眼见得热了,加白糖,做成糖浆,等糖浆滋滋冒泡,把肉下锅,只呼“滋啦”一声,肉翻红浪,香气顿生,真是声情并茂。

接下来,三位同伴要和我当年等待那碗“超快感”的红烧肉一样,要忍耐地等待了。这还不能催,因为要炖,时间越久,才越烂。我站在灶前,不时往锅里要加一点什么,先放葱姜蒜,再放一个调味的辣椒,接近尾声时,再加一些切成块的土豆。因为土豆里淀粉多,而淀粉可以促进肉烂,同时也不使肉显得过腻。说是尾声,其实离出锅的时间还很长,我是怕他们三位等得太急,才这么说。但是三位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不时过来帮忙,其实是来看看熟了没有。其中一位干脆加盟,也亲自动手切菜拼盘,但是这道红烧肉的主菜,却还在我的锅下咕咕地炖着。

看到三人一副无法忍受的样子,我开始给大家讲故事,三人叫道,不要听,要吃的。好,我就讲吃的。说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烧饼夹肉,热热的烧饼才出炉,肉,要切成薄片,夹进热饼里,一口咬下去——几位一听,叫道快别说了,一说更饿了,快看看锅里的红烧肉熟了没有?

千呼万唤的红烧肉出锅了,我盛到碗里,准备端上我们四人的餐桌,这时,旁边一位小孩子叫道:“妈妈,我也要吃红烧肉!”原来是一位小游客,闻不得红烧肉扑鼻的香味,向妈妈求助。我不忍心,就向孩子的妈妈说:“我们做得多,还没有开始吃,如果你不嫌弃,拨一些给孩子好吗?”我说得很客气,是担心人家不食嗟来之食,好在孩子的妈妈没有排斥,还连声谢谢。幸福与人分享,会让这幸福更充实。然后再看我们餐桌上这几位,下筷如抡棒,夹肉如抢亲,吃得呜里哇啦,并且毫不吝啬赞美之词,让我享受到成功的快乐,大为过瘾。

很久以后,我们这四位又聚在一起,他们竟然还提及当年的这碗红烧肉,说,你做的红烧肉,是一绝!我听了,谦虚地表示,我还差得远,还要继续努力。我心里明白,要是让他们吃得饱饱的,再给他们做鲍鱼他也不会有胃口了!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