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正文
田君的诗
作者:田 君    日期:2011/3/1 9:33:18

不安之书  

田 君

 

1

 

树叶纷纷飘落 从北往南

秋风渐进 席卷了我的半个祖国

忙碌的清洁工人 每天都在重复

相同的劳动

 

踩在针状的杉树叶上

是那种如踩针毡的感觉 或叫错觉

我想说的是 我的心在颤抖

而语言却无法描述

 

2

 

风扬起灰尘

塑料袋、废纸屑和枯树叶在空中盘旋、舞蹈

我想 如果换一个角度或高度来看的话

我也一定混杂在其中

身不由己

 

整个下午我都在这个路口枯坐 无所事事

一次次试图记住风的面孔和形状

有异物不停被卷起 迎面扑来

隔着车窗玻璃

我将脖子一缩 再缩

 

3

 

我在这个菜场口停车等人已经很久了

旁边是一条小巷的出入口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仅止于此

不曾入内 也从未深究

 

小巷幽深 像一个洞口

不停的有人出入

他们杂乱的脚步和匆匆的行色

让我想起老鼠、蜜蜂、蚂蚁以及一些更加微小的生命

让我想起自己 来这里其实也是为了搬运

 

4

 

这是六点到七点之间的早晨

我总是被自己体内涌动的不安唤醒

一年四季 春夏秋冬

除了时间 我惊异于每天的黎明都不尽相同

我每天都很努力 也想过很多办法

但却一直不能将自己带入七点之后的睡眠

 

回望身边坦然熟睡的妻子

除了羡慕 我再也找不到更准确的词汇

转眼结婚就快十五年了

她就一直这样睡在我的身侧 这不奇怪

难得的是 她能一直睡得这么安心

 

5

 

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就在昨天 我把我的美人丢了

丢在一个小县城的茫茫人海里

转身便了无痕迹

 

我一个人在子夜里哭了

所有的委屈、苦涩和伤痛都决堤了

泪水的强度 四十年一遇

窗外不远 就是那条写满大患的淮河

而此时 它的流淌却另含深意

一如我的泪水 一如夜色和这黎明的更替

悄无声息

 

6

 

轻轻关上凌晨的家门

安全感 袭遍全身

也许仅仅是因为把黑暗关在了门外

 

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了

短暂的停留有时也是好的

一张床就是一艘在黑暗中孤独行驶的船

漂泊感 如影随行

 

在我的心中 面对的荒芜

陆地一如海洋

 

7

 

周六早晨 送妻子去车站

D124将把她带走

两个小时之后 她就会出现在郑州的街头

儿子在那里求学

我能想象两个人相见而欢的场面

 

而我则留在了信阳 留下来其实是一种煎熬

因为一个女人的离去和一个大男孩的未归

我的心在之后的两天里

注定要在这段三百公里的路途上以及等待中

反复颠簸 蠢蠢欲动

 

8

 

雪悄然融化

在窗外的雨搭上

我清晰的听到了春天跑步的声音

滴滴答答 争先恐后

 

万物开始复苏

所有的植物都忙于发芽、萌动

有一次算一次吧

都是我人到中年的梦想与疼痛

 

9

 

阳光明媚 那种近乎虚幻的明亮让人心生疑虑

在对面楼房的表面

阳光是立体的 层次分明

整座楼房在阳光中 像一幅油画

 

只有楼道和单元出口处在阴影之中

仿佛是生活阴暗的那一面

一个缺口 不停的有人出没

 

10

 

那是个伤心的地方

雨水冰凉

雨点打在头上

湿漉漉的头发就像此时的街道一样荒凉

 

玻璃碎了

自尊心在那一刻被划伤

夜色涂在脸上

那注定是个遍布忧伤的地方

 

11

 

树叶落了一地

道路因为有了它们显得温暖了许多

 

有工人走来

挥舞手中的长笤帚

他们不厌其烦

来来回回

 

我片刻的安宁和感动

就这样被他们反复的清扫和装运

 

12

 

夜晚像一块铁 无边 无沿 无逢

失眠是它华丽表皮上的一道道划痕

 

不能释怀的惶恐

铺天盖地

不能摆脱的诱惑

如莽缠身

不能说服的自己

言不由衷

 

冲撞在心中 那里狭隘如夜啊

挣不脱羁绊 盼不来天明

 

13

 

三百多公里的颠簸和劳顿

是幸福的代价

一个往返相加

爱情便有了里程

 

高速公路上

我和时间赛了一把

我得承认

我们都熬不过它的巨大

 

14

 

冬夜漫漫

路灯伴我枯坐

车辆和行人逐渐稀少

马路因此显得比平时宽阔了许多

她的牌局尚未结束

我对她还有不舍

 

15

 

中午,我们一起共进午餐

然后我送她去了集合的地点

此时距武汉天河还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

傍晚六点半接到她发自春城昆明的短信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

我奇怪的是

她的离开

仿佛并没有发生

我至今还没有意识到

我们之间已经千里之远

 

16

 

选择一条没走过的路

用八十公里的时速

跑上一天

 

随便找个小镇住上一晚

玩一次短暂的失踪

 

最好是不说一句话

最好是不想任何事情

最好是连自己都不知道

自己的处境

 

17

 

老想超车

老想跑到别人的前头

 

不停地换挡

狠狠地踩油门

 

其实只是回家

其实一家人都在车中

 

一截九公里的短途

一路都在突围

 

18

 

夜已深

她的笑容轻易就把我打动

她藏在一本书中

她藏在一个秘密里

 

像这夜一样深沉

像这纸一样厚重

像这文字一样迷朦

 

夜已深

她成为这夜的一部分

她成为这个夜晚的补充

这个夜晚因为有了她的微笑才变得完整

 

19

 

她浪费了我的一个下午

傍晚的时候

天开始下雨

我感觉到了初冬的寒意

 

为她准备的心情 霉了

还有 为她准备的那场

怀抱 也已经冰凉……

 

我的固执

显得 潦草

经不起

细细 推敲

 

20

 

脚下是一段铺着黄色条纹地砖的盲道

我已经在上面走了很久

来 来 回 回

 

在城市的中心地带

我被这灯火通明的夜

蒙住了眼睛

心中不再 敞亮

 

一个盲者

用双脚反复丈量着这段三十多米的盲道

我想弄明白的是

明明知道是一种迷失

还能够坚持走多久

 

21

 

她跑过来

进入我视线的一瞬

我仿佛是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是她跑动的姿势

 

我用目光护卫着她

横过马路

十字路口车多 人多

但我此时眼里只有她的移动

 

她的笑容 扑面而来

我的冰冻开始融化

其实,我的心在被她撞上的那一刻

便发生了雪崩

 

22

 

一天是那么的漫长

她始终保持缄默

我的心绪

随着日暮的加深而渐次暗淡

 

也许有那么一天我终将会习惯

没有她的日子

也许我现在所有的坚持都只是在等待着

那一天的莅临

 

23

 

风吹过

柳叶箭翎般飘落

风的飞翔

枯叶长成翅膀

像一场由北而南的迁徙

风咧咧而过

 

我坐在河畔的长椅上

身旁是一排脸色焦黄的柳树

柳树的叶子正箭翎般飘落

我坐在风口

听北风反复吹奏

我久久地坐在风口

 

24

 

这是一条走过的路

两年之前的一个雪夜

我携妻有过一次狂奔

 

再次经过

没想到它已赖成了这样

一不留神

底盘重重地磕在隆起的地面上

 

重新上路

车下便开始发出异响

仿佛是对我一路野蛮的控诉与诘问

 

25

 

夜色在消退

我醒着

百无聊赖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渗进来

突然就有一种想上去抓住它的冲动

 

也仅仅就是一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实际上我并没有动 被窝里更暖和

阳光啊阳光

我也和你一样光着身子呢

我也和你一样在等待一个冲动的人

 

26

 

傍晚时分

我选择了逃离

乘车向北

车厢里足够温暖

把一个城市抛在两个小时四十分钟之外

把另一座城市的夜色纳入怀中

 

落寞不再 涌禾的笑容足够温暖                      

孩子在忽略中长大了

他日益加重的北方口音

说明他已经习惯了异乡的生活

好在儿子是个好儿子

他还没有疏远我们

 

涌禾:全名田涌禾,系作者儿子。

 

27

 

T206座无虚席

对面 坐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两人疯疯癫癫

一路恶搞

旁若无人

 

两个稚气未脱的孩子

在她们自己的世界里旅行

(那有别于我们的世界)

我俯在妻子的耳边说:

咱要是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那该多么操心

 

28

 

还是有人能把我打动

没有只言片语

那惊鸿的一瞥

完成了一次可以忽略不计的邂逅

 

重要的是它让我突然明白

原来自己

心里还藏着野性

体内还残有冲动

 

29

 

这首诗写于郑州

夜深人静的省会

写于我的小姨家

主人不在

我们一家三口

临时盘踞于此

 

小姨夫的建筑工地远在济源

这处房子 便成为我们的一个驿站

房内应有尽有

最难得的是那份浓浓的亲情

想一下就足以抵御室外

腊月的寒冷

 

30

 

玻璃脆弱 一如我们的情感

一次磕碰 成为杯子的致命之伤

水无情地溢出

水的无情 大于猛兽

已经无法再行相握了

嘴唇支离破碎

我又两手空空

 

31

 

寒流如期而至

天空布满阴霾

温度大降

直逼冰点

 

灰尘盘旋于头顶

但那不是飞翔

北风不止

如同我经久的恐慌

 

32

 

在郑州

遭遇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稀稀沥沥的雪花

并不能把大地覆盖

一次不彻底的浇灌

一次无效果的沟通

 

室内温暖如春

可那份温暖你永远都无法携带到室外

一层玻璃

两重感受

如同爱

如同离开

 

33

 

无可挽留

时间的脚步匆匆

12月31日

一个时间点

 

再往前追溯

12月26日

我的不想言说的生日

或者直接向前看

 

一个新年的开始

我所在乎的这些

往事或未来

成为我无法回避的困惑和伤害

 

34

 

一台挖掘机

在大楼后的空地上挖沟

几个人跟在它的后面

铺设白色的管道

估计那沟得有两米之深

从空地的最北端往南

向着我屁股下的大楼挖来

最少也有两百米的距离

 

我惊讶于那随后跟进的推土机

短暂地挪移之后

深沟即被填平

我在五楼的一个窗口目睹了这一过程

期间我去了一趟厕所

回来再看那块空地

一切都已复原

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

 

35

 

大雪纷飞

覆盖大地

大地一片苍茫

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世界趋于简单

那种白

是雪的白

它覆盖了这个白天

也覆盖了整个夜晚

 

36

 

黄土在下

雪在上

一块尚未种植的空地之上

雪在生长

 

雪花来自天上

雪花呀 你这来自天庭的仙子

被无边无际的黄土收养

并终将还原成黄土心头

那水一样亲亲的妹妹呀

 

雪花亦步亦趋

仿佛舞蹈在冰上

 

37

 

阳光下

雪 刺痛了我的眼睛

 

雪的白 由内及外

和雪相比

我看到了自己内心的肮脏

 

雪人雪白

它和我分属于两个世界

 

38

 

雪融化

万物逐渐裸露

泥土的解冻

看似充满柔情

 

像我的期望那样

雪消云散 大地松软

 

39

 

大雾弥漫 遮天蔽日

同时被遮蔽的还有我的眼睛

上班的路上

路不知去向

 

空旷大于心底的那片荒凉

迷茫在大雾中不可言说

 

40

 

我不是个好的养花人

我甚至不是个真正爱花的人

 

伺候花只是为了让自己日渐坚硬的内心

在每次看到花的那一刻能够柔软一下

 

譬如今天 一株文竹的枯黄

让我忧伤

 

41

 

阳光斜射

大楼呈现出的阴影便有了形状

尽管它什么都不像

但我知道它就是大楼的影子

一整天

影子都在移动

 

我所呆的那个地方

看到的场景就像一种切割

阳光和阴影正好被一分为二

我所呆的那个地方

就在那片阴影里

也就是在那片阴影里

我看到了阳光的沉没

 

42

 

冬日的午夜显得荒凉

只有路灯还在守望

 

回家的路上

白天车水马龙的大街空无一人

 

我目标明确

但心却比这夜色还要空旷

 

43

 

夜已深

四壁皆静

独有我醒着

 

我的心还很大

还能装得下

一个家庭

一首长诗

一个约定

 

还能把脆弱

带到天明

 

44

 

和数字相比

我热爱每一个汉字

和一首不知所云的诗相比

我热爱每一个由汉字组成的美好词语

 

这些词语所能表达的善意

我想送给每一个善良的人

即使是那些对我心怀恶念的人

我也同样送去我的祝福

 

如果还有谁心怀恶毒

那就全都留给我吧

如果可以担当

我愿意承担汉字所有丑陋的比喻

 

45

 

这是零点三十三分的午夜

我睡意全无

这个夜晚并无特别

我的熟睡或失眠根本无人关注

 

我只是有点失意

就像我的失意同样无人关注一样

我想在这首诗里说什么

也同样无人关注

 

46

 

这是一点零三分的午夜

我依然睡意全无

这个夜晚并无特别

妻子和儿子早已熟睡

 

能够熟睡多么幸福

我为妻子和儿子感到幸福

尽管我知道我这样说他们并不知道

但我相信 多年之后

当他们不经意间读到这首诗的时候

他们终将会体会到我此时的幸福

 

47


天气预报说有雾霾

便会有雾霾
天气预报说要降温

便真的会降温
天气预报说多云转晴天

便会多云转晴天
生活因科学而精确
生活也因为这份精确而变得枯燥和乏味

可我却想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遭遇一场暴风雪
我想在暴风雪中为了一场经久的干旱而放声大哭

48

 

我在等人

有人却在等我

 

我们都在等着

生活是现成的

就停留在我们的等待里

是无奈

也是挑衅

 

我等着

 

49


加沙在流血
巴勒斯坦在这个冬天硝烟弥漫
当火箭弹,坦克和AK47
成为加沙的街景
人类哑然了
宗教让上帝失语

2009在血腥中拉开幕幔

而世界却找不到理由结束

 

50


室内温暖,几株花草都冒出了新芽
那是林野大兽不喜欢的颜色

 

林野大兽不喜欢绿色
但它阻挡不住树的发芽,花的开放

林野大兽喜不喜欢
春天都终将会到来

 

林野大兽:原名宋玉杰,网络诗人,从事证劵行业,作者好友。

51

 

在这样的阳光下

能够找一块背风的草地

或坐或卧

懒洋洋地什么都不去想

那该多么美

 

可那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太阳是熟悉的

懒 还在

但心里却没有空间了

已经搁不下那块草地

 

52

 

一次不期的相遇

我们迎面而过

我没有招手

她也没有致意

一个继续向东

一个继续向西

 

我没有掉头

而是放任了泪水

 

53

 

邂逅她

是我的幸福

 

爱上她

是我的灾难

 

失去她

是我的罪

 

54

 

我的心空了

我这样反复地表达

却始终无人理会

 

我的心空了

尽管它也曾经被装满

但它现在已经空了

 

时间的刃

取走了我的心

却把我留了下来

 

55

 

黄土被翻起

我惊讶于同一片黄土

颜色也有如此大的差别

黄土仰面朝天

被太阳暴晒

 

一场雪袭来

黄土被掩埋

雪融化

我惊讶于重见天日的黄土

几近一体

 

我惊讶

是因为黄土居然也有肤色和体温

 

56

 

为一则短信

我泪流满面

伪装在瞬间被撕碎

 

我无法隐瞒自己的感受

像背阴处的雪

她的白 是一个假象

 

我知道 即使雪化成水 

水再凝结成冰

也终将无法抵挡她随意的一瞥

 

57

 

风从下午刮起

大风打着呼哨

卷起尘埃

 

隔着厚厚的玻璃
一只红色的塑料袋在空中盘旋
它飞得实在是太高了
完全身不由己
(它一定看到了很多从未在这个高度看到的事物)
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它飞

却无能为力

 

58

 

和好多么好

没有什么能把真情埋没

 

和好多么好

思念和痛苦只能用肉体陈述

 

和好多么好

只有和好才能止住内心的伤痛

 

59

 

追尾在瞬间发生

钢铁的脆弱超乎我的想像

远远大于爱情

 

剩下的五百米被延期

我必须先处理眼前遇到的麻烦

好在它要远远小于爱情

 

60

 

总是感觉分别得太久

除夕夜也不例外

 

思绪缺少主题 持续嘈杂和凌乱

就像窗外零星的鞭炮 时断时续

 

当万炮齐鸣的时候 我才加入进来

把淤积于心头的所有不快都释放出来

 

凌晨一点 一台晚会曲终人散

城市突然安静下来

 

她的静谧让我焦虑

即使是正月初一也不例外

 

61

 

热闹过后

是一地炮竹的纸灰

不用急着清扫

就让激情以它自己的方式陈述

 

火药和纸

多么恰当的隐喻啊

两者的结合

终将一片狼籍

 

62

 

还有一盏台灯亮着

还有一台电脑开着

还有我 醒着

 

还有一个夜晚在窗外蹲着

它在守护我心头的爱呀

因为今天还一直没有机会说出

 

63

 

我告诉自己 就醉一次吧

老醒着有什么意思呢

 

和很多男人一样

用酒精把自己打倒

 

坚持着开车送陈老、郭俊和扶桑回家

我心里清楚 现在自己是个违法的人

 

剩下一个人的时候 想打一个电话给她

但最终 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陈老、郭俊、扶桑:陈老指作家陈峻峰(平子1954),另两位为女诗人。

 

64

 

G312被夜色覆盖

在车大灯有限的照射里

四十多公里的旱路

无星无月

 

好在我知道灯火通明的地方并不遥远

我能够做的就是尽快穿过这片黑夜

从罗山到信阳

一截通往春天的短途

等于祝福的长度

 

65

 

夜色漫无边际

空旷如同星空

天气预报说:降雨比往年要少八成

心里早已什么都种不下了

心的干旱远远大于这个暖冬

 

白天也同样一片荒芜

因为我无法掩饰自己心底的伤恸

 

66

 

因为无眠

我成为这夜的一部分知觉

我感同身受且不想诉说的

冷漠和残忍

让我的内心疼痛

我明了一切

却无法改变这夜的成分

 

我明了

等同于这夜的帮凶

我明了

夜色苍茫 把我埋葬

 

67

 

雨下了一天

像是对之前持久干旱的一点补偿

淅淅沥沥地小雨

一滴一滴

挣扎着扑向大地

从一个夜晚到另一个夜晚

 

听说打了增雨剂

虽说还远远不能解决眼下的旱情

但显而易见

云已经尽力了

云是天的愁绪

那么干旱就是土地的哀伤

 

68

 

元宵之夜来临

焰火和鞭炮即将被点燃

你此时无论身在何处

只要你看到或听到了

那就等于是收到了

今夜的焰火就是我为你预定的祝福

 

陌生人 愿你在新的一年里欢乐、祥和

也愿我们的祖国

从此风调雨顺

远离战争和灾祸

 

69

 

69,是我出生的年份

那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时 光 飞 逝……

特别是最近几年

我对时间仿佛突然就有了知觉

它的参与 无处不在

 

面对心中的大片寂寥

不惑之年的我 除了无助

再也找不到更准确的词加以描述

 

70

 

雨,有几滴没几滴地落着

似乎已经下了很久

但路面还干着

雨刮器一下左 一下右

它用这种方式向玻璃反复表达心迹

路上有爱 一往一返

荒山与枯枝皆成美景

 

干旱得实在是太久了

我相信大雨就在我们身后

它的时速无法测算

但我分明感觉到了它紧紧追赶地脚步

对于一场大雨 我们期待已久

 

71

 

其实只需要两个半平米

有时也许会稍微大那么一些

幸福的面积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精确

 

当然这并不是我所渴望的全部

和愿望相比

空调显然还不足够热情

 

两次拼杀 成就一场战役

这家宾馆 也许是因为预见了这场胜利

才会用将军来命名

 

72

 

看到就是幸福

美早已烂熟于心

宛如这情人节的夜色

其实和其它的夜晚并无区别

 

牌局结束于凌晨

我带着一束玫瑰回家

献于妻子

 

新的一天已然开始

我即将入眠

玫瑰的绽放理所当然

 

73

 

夜晚的广场堆满黑暗

目光无法穿透

我被包裹其间

四周是铁一样的寂静

但却没有重量

就像梦的发生

就像我们生命中那些不能承受的

忧伤或疼痛

 

74

 

雪花飞扬在窗外

郑州火车站第七候车厅内

人声鼎沸 嘈杂而无序

我身陷其中

像一片无名的雪花

飘落身不由己

融化也非情愿

 

75

 

夜色静止于窗外

寒冷无声无息

失眠或熟睡

都能穿越这个夜晚

 

我仰躺在床上

为一天的即将逝去而深感恐慌

其实白天也无所事事

白天总是被夜晚打断

我总是被她打断

 

76

 

这是家由宾馆改成的医院

挂了个很唬人的牌子

它让我想起郑州那家由医院改成的宾馆

(这年头看来干什么都不容易)

 

整个城市就这样被改来改去

我一直在努力的适应

不知不觉中

已经被时光改成中年

 

77

 

应该是在广西的上空

通过舷窗

我看到了云层下的闪电

 

一定是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

而在这万米高空

除了这架波音737

却是一片宁静

 

湖北、湖南和广西都已在身后

广东不远了

海南近在眼前

热带海洋的波涛

很快就会把我们淹没

 

78

 

坐在大海边

南中国海今晚夜海一色

海水一进一退

偶尔会打湿一下我们的双脚

 

天在下雨

我们的脚下

是地球那五分之一陆地的表面

(很小的一部分 不成比例)

 

望海的人三三两两

像两粒无语的细沙

我们淡然相依

看海退潮

 

79

 

海很美

夜晚的波浪很美

海边戏水的女人很美

 

沙滩也很美

它手捧大海 跪地呈献

而我仅仅高于大海一个身位

我伸展双臂

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那只是一个象征

即使我不敞开胸怀

大海也同样会向我涌来

 

80

 

飞机又晚点了

好在我们早已习惯了这种等待

(时间似乎就是用来等待的)

 

像一只识途的铁鸟

飞机一路都在使劲

我知道它在往回飞

 

对地面的短暂失去

像是对母亲的一种远离

 

81

 

一条熟悉的街道之上

我隐于车中

一卷《惶然录》

外加一段中午的时光

 

路上人车熙攘

我四门紧闭 车窗高摇

像在享受喧闹中的宁静与安详

其实心中倍感孤独

 

费尔南多·佩索阿

一个小人物的惶惑

把这个春天选中

把我选中

 

82

 

一打照片

把我带回海边

心被浪 打翻

 

我无法带回的海呀

此时不知又再涌向谁的沙滩

 

海的美 谁都无法占有

就像海的往事

就像海的佚失

 

83

 

梦是那么的近

就在枕边

像一些纷乱的意象

一些片段

清晰如同记忆

 

一个平常的夜晚

梦成为利器

她的反复出现

把夜叠了又叠

然后

 

84

 

雨很固执

行人寥寥

在车灯的照射下

雨点的飞扬略显孤单

 

已经是后半夜了

雨点扑向大地

三月的深夜

春天在悄悄生长

 

85

 

去医院看朋友

其实是让他看看我们

 

病房里

大家谈笑风生

我心中的不忍

像病变的细胞一样在体内潜伏

 

病床之上

我仿佛看到了自己

 

86

 

今天立夏

一个季节的拐点

我感觉到了来自家乡的燥热

它有别于三月的三亚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她

春天的尽头

绿趋于平淡

我知道

分界洲岛相距于今天

已经十分遥远

 

87

 

黑暗之中

床像一艘木船

不用起身张望

窗外 是夜的海洋

 

深夜里 一个人醒着

盼着天亮

又害怕天亮

太阳的出场

是白天的恶梦与彷徨

 

88

 

爱是一种徒刑

刑期从爱上她的那一天算起

 

酸甜苦辣涩组成的五味

就是爱情的成分

 

为了她

我愿意放弃所有的权利

 

自己就是自己的法庭

她活着 爱无期

 

89

 

一条能让自己安宁的心路

八十五公里

尾随护送 无人知晓

 

然后返回 落座于起点的转椅之上

准确无误

如果把时间回拨两个小时

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可我却知道其中的变化

一个城市空了

我的心空了

 

90

 

用时间等待时间

用疼痛安抚疼痛

一个白天加一个夜晚

等于心与心的间隙之和

(或许还要追加

或许还要扩大……)

 

之所以选择沉默

是因为无法说服自己

其实,在理由尽失之前

沉默也是一种表达

 

91

 

从周一开始直达周五

从一列火车的一号车开始

从信阳开始

 

在周六的起点之地回望

这长达一周的幸福是完整的

足以抵达 郑州以远的某个乡村

或武汉以远的某个集镇

 

动车把距离拉得太近了

夜晚和夜晚之间也没有停顿

一周因此而显得短暂

但幸福仿佛还远没有结束……

 

92

 

把上午拉到两百公里以外

五月之初 一个陌生之地

却意外地遭遇了一个坏天气

 

我没能预见这场风雨

我想法简单 只是想把一天拉长

我是如此简单

 

商场如同战场 自动扶梯动摇了

我使出全力 才止住了一场无法预测后果的滑坡

并最终把阳光带回了已经是满天星辰的出发地

 

93

 

午后的阳光暴晒大地

草木一派成熟的颜色

一大片空地里

无人走动

也没有什么声响

时间就像堆在地上的一堆沙石

 

夏天已经深入

万物寂静如空

我久久地盯着最近的那棵树梢

仿佛整个世界都停留在了那一处

似乎有风匆匆而过

似乎看到树在颤抖……

 

94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无可选择 因为我知道

那太阳并不只是为我一个人而升起

(太阳只此一个

就像我们每个人都只此一个一样)

 

每天都是新的

每天我们都在重复自己的模样

只此一个的我

出门如同太阳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感到了我的温暖或慌张

 

95

 

穿行在城市之中

常常会突然不知所向

 

像迷途

又像是失守

 

道路笔直而宽广

拥挤源于内心

 

迷途是对前路的隐忧

失守是对灵魂的救赎

 

96

 

一个无聊的下午

头痛如有暗伤

我昏睡于时间之外

(因为是被人抛弃的

所以存在也等于失去)

 

一截多余的时间

有 还不如没有

像一节无声无色的黑白影像

昏睡相当于掐掉

 

97

 

在午夜 把自己释放

那瞬间的轻松 像闪电

把我击中 但却无法持久

 

这样的夜晚 时好时坏

这样的夜晚是何其相似啊

如同我厮守多年的女人

 

幸福如手 随身携带

它隐于午夜的深处

一次次完成我一个人的自虐

 

98

 

二十岁的时候 我是什么样子

从照片中看 那时的我还很瘦

 

二十年后我才知道 二十岁还是孩子

简单而妥帖 我爱二十岁的孩子

 

二十年前 我已经恋爱

但直到今天 我才想起为二十岁的爱情写首诗

 

99

 

拐上一条刚刚开通的路

夏日的午后 阳光暴虐之下

我成为这条路上唯一的行走

路 因寂寞而宽阔

 

两百米 或者三百米

总之很短 一闪而过

我必须得向左拐弯了 

因为 直行和向右都是尽头

 

100

 

终于可以停下来了

一个安静无比的子夜

一段反复重复的时间

我所能做的除了沉默没有别的

 

面对生活的各种考量

束手无策也是一种策略

(无法搬动的东西太多了)

当担当变成负担

我们可以放下

并且从此

不再试图尝试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