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诗词 > 正文
在春天,有一种爱无法说出(组诗)
作者: 柳 歌    日期:2011/2/24 14:20:42

 

 在春天,有一种爱无法说出

 

你看,枝头上站立着那么多的妹妹

她们的年华让豆蔻感到了羞涩

她们的肤色让朝霞觉得了妒忌

她们的裙裾缠住了春风的脚步

而她们的妩媚,竟然让一场浩大的风雪

不战而退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我

心跳不已

一种难以言表的爱意,让我

无法说出

我只得转过身去,我害怕她们

——火辣辣的目光以及慑人的美丽

我甚至有些担心,如果

其中有一位佳人,向我喊出了

——“哥哥”的名字

我究竟还能不能够,平稳的

站立

 

 

 

 

 

三月,无数的桃花击中我的内心

 

我知道,会有一场好运

与我邂逅在三月;却没有料到

春风竟在一个晚上,喊来

那么多的佳人

 

我虽然不是汉皇,却可以

在三月里,恣意地放纵爱情

可以学一只蜂蝶,自由的拈花惹草

也可以把枝头上任何的一朵桃花

收作妃嫔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可三月是例外,我无法继续安静

因为,你无法拒绝那么多的妹妹

张开了红唇,向你……倾诉衷情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幸福

莫过于身处一场盛开的桃花之中

看她们在春风里晃动着柔弱的粉拳

一次又一次的,击向自己

毫不设防的内心

 

 

这个春天里,我要竭尽全力去爱

 

我不是汉皇,但也重色。虽说

没有三千里的江山任我挥霍

但面对偌大一个春天飘起来的石榴裙

我也会毫不犹疑的,折下腰身

 

尤其是面对一座初春的园子

里面一定隐藏着许多关不住的春色

其中的一位,说不定是我的宠爱

让我只爱美人,不思朝政

 

今天,当我刚刚走近这座园子

就有一枝红杏,激动地走出墙外相迎

而一朵桃花,尚未完全绽开

就对我回眸一笑,竟有风情万种

 

一些小草,在低处伸头探脑

似乎寻找着一条通向天涯的路径

我知道,一旦时机适宜

它们就会走出园子,奋不顾身

 

 

对于小草,我怀有足够的崇敬

他们是春天里最不喜欢声张的一群

既不傲立枝头,也不炫人眼目

总是默默地的咀嚼着阳光,做一些

实实在在的事情

 

我可以学一棵草,平静的立于低处

却无法像她们,被春风一次又一次的唤醒

所以这个春天里,我要竭尽全力去爱

哪怕是天地翻覆,一回死,一回生

 

 

 

春雨蒙蒙

 

初春,细雨蒙蒙

蒙蒙细雨多像一段初恋的爱情

 

一双玉手拂过春天的额头

一张轻纱拢住山河的玉容

一群白马闯入少女的怀里

一阵呢喃飘进情人的梦中

而三月里一阵蒙蒙细雨,却不经意间

打开了豫东大平原丰满的酥胸

 

看来这是一场真正的爱情!雨帘笼罩之处

大地欲望汹涌,草木情绪亢奋

连人心之上,那紧锁了一个冬天的荒芜

也滋生出一片崭新的绿洲

 

 

 

桃花初绽

 

春光迷离。那些睁不开的小眼睛

是桃花的前世么

 

……是多情的春风喊醒了桃花

为了一个盛开的约定

一朵桃花,情窦初开,面带羞涩

将一段炽热的爱情,献给了

依然冷清的红尘

 

在这个早春,只有桃花

早早地逃离了前世,点亮了我这儿

有些黯淡的今生

 

 

 

春水微澜

 

一池春水掩藏了太多的风流

连勇敢的寒鸭都无法将其翻出

 

锋芒毕露的阳光也铩羽而归

那些疾掠而过的飞鸟,更是留不下

丝毫的痕迹

只有一阵温柔的春风,轻轻

拂过的时候,那一汪

脉脉含情的眸子,方有一种

微微的悸动,从里往外的生出

起伏不已

 

 

 

一场春雨的相思

 

一场寒雨

让衣衫尚薄的春天

瑟瑟地战栗

也淋湿了我珍藏于腹中的

一些温暖的词语

 

有许多的风流韵事

深藏于门前的湖水之内

如今,被几只试水的寒鸭翻出来

递到春风的手里

 

一朵经年的白云

缓缓地踱到一条小径的上空

而行走于春风之上的

还是不是去年的影子

 

只有西厢的那株海棠

仿佛还记得我是旧时的相识

羞答答的向我流露出

一点点粉红色的爱意

 

 

 

 

 

 

一条河流与我背道而驰

 

沱河,从我的门前缓缓流过

像流逝的岁月,从我的身边

悄悄地溜走。表面上看来

似乎,没有带走什么

 

我却知道,流走的不仅仅是水

还有日月的碎片、出走的白云

一个天空的倒影,以及一些

不小心掉下来的星辰

 

还有两岸树木周而复始的梦

它们每年与叶子一起枯荣

那些立足未稳的小草、与之俱下的

泥沙,以及隐匿其中的

许多灵魂

 

我从世界经过时并不带走什么

而流水与我相反,两手从不落空

就像岁月,在我的体内一直做着减法

不露声色的,淘空我的青春

 

这样,大河就与我有了来往

我开始关心它的涨落、它的流动

但更多的还是关心它的流向

这是首要问题,攸关我的生命

 

不过,大错在前世铸成

命里注定,今生再也无法纠正

从一出生,我就朝着西方飞奔

而沱河的流水,与我背道而驰

浩浩荡荡,一路向东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