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文学 > 特别报道 > 正文
嫩 肩
作者:郭文杰    日期:2011/1/14 17:36:10

 
  他,分明还是个孩子。
  看上去,他虽身高 1 米 80 ,但一张挂满稚气的淡栗色脸蛋儿引领着一副清瘦、单薄的身骨,显得那样稚嫩、柔弱。
  他,分明还是一位饱经沧桑的“一家之长”。
  当你听到他的艰辛人生时,你会惊叹,他这副柔嫩、瘦弱的骨魄里怎么能蕴涵着如此强劲的铮铮骨气和堂堂正气呢!
  一
  他,焦作大学中文系二年级学生,名叫李正立, 23 岁的大男孩,被学校誉为“感动校园优秀大学生”,河南省宁陵县孔庄村是他的家园故土。
  他原本有一个平常、平静的三代同堂之家,像千千万万个中国农家一样,爷爷奶奶的乐呵声、爸爸妈妈的欢笑声、哥哥弟弟的嬉戏声时常萦绕在这个并不富有但倒很和睦温馨的农家院落。但 1990 年初,爷爷的突然病故,使这个平静的农家开始了动荡,平稳的家境发生了倾斜 …… 那时李正立只有 7 岁。
  时过数月,母亲原本很少复发的间歇性精神病也因家境的变故而频繁发作,又唱又跳的满村子乱跑,奶奶无力去管,爸爸无脸去追,只有 7 岁的正立和幼小的弟弟满村哭着喊着拉母亲回家,但遭到的却是母亲的怒骂和毒打。哥弟俩幼小的心灵被围观人的好奇、嬉戏、凌辱所深深刺痛。也就是从这时起,家境的不幸使李正立变得坚强起来。
  1990 年 9 月的一天,失踪多日的母亲突然从外面抱回来一个五六个月的弃婴,这使全家人一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这个女婴,从何而来?生母是谁?该送何处?母亲全然不知。但大家看此时母亲神志还正常,心情还高兴,嘴里还不住唠叨:“正立,你有妹妹了 …… ”,大家知道她平时就想再要个女孩儿,为了不让她再受到刺激,奶奶和爸爸就商量收养下这个女婴。但当看到奄奄一息的婴儿,奶奶、爸爸又发了愁。这时正立说:“收下吧,只要妈妈喜欢,我来养!” 70 多岁的老奶奶被孙儿的善心打动了,便亲自动手,为婴儿擦洗、喂水,慢慢调养。因家里困难,买不起奶粉,又没有大米熬米乳,爸爸只得用连奶奶就不舍得吃的一点点白面熬成
稀糊糊,借来奶瓶一口口调喂。
  没有几天,妈妈又不知去向了。
  婴儿或许是因为喂养不当、面水不服,开始出现腹泻,继而发起了高烧,生命垂危。村里几个医生不敢诊治,在父亲和正立的再三央求下,一个医生勉强答应试试看 …… 也是穷人命硬,几天后她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此时,正立和弟弟正为妈妈再次失踪而痛苦,忽而见到垂危的小妹妹又复活了,小哥俩真是悲喜交加,依偎在一起傻乎乎地笑着,但眼角里仍挂着思母的泪珠。
  妈妈去了,再也没有音信。
  妹妹活了,再也没有得过大病。
  拾来的妹妹慢慢吃胖了,变白了,长乖了,蹒跚学步,咿呀学语,时常逗得奶奶合不拢嘴,爸爸两眼笑成了一条缝,两个小哥哥更是牵手扶腰、一步一笑,多难的小小农家,又多了一丝欢乐。
  然而,痛苦往往总与笑声相随。 1995 年,在李正立 12 岁的时候,爸爸病倒了。查不出病因,找不着病根,下半身无知觉,肺部有严重问题,大口大口吐血。此时 12 岁的李正立真正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毅然决定卖掉家里唯一值钱的一头猪,全部用来给爸爸看病。但是,爸爸与病魔顽强抗争了半年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弥留之际,他凝望着刚刚 13 岁的长子正立,嘴唇翕动几下,心里有话已无法说出,此时,正立似乎已经明白了父亲:年迈的奶奶、年幼的弟弟和尚不懂事的妹妹就全托付给你了 ……
  老年丧子,奶奶伤心欲绝,大病一场后失去听觉,她常常自语:眼前有影,耳边无声,两眼一闭,双腿一蹬 …… 她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
  原本性格孤僻的弟弟终日沉默寡言,独坐沉思;年幼的小妹妹整天哭着喊着要爸爸、要爸爸 …… 是呀,爸爸整天抱她、背她,她也整天撵爸爸、亲爸爸,可是,如今爸爸永远不见了,妹妹的哭声也是总无休止 ……
  13 岁的李正立呀,此时感到无比的心酸。痛苦的现实在告诉他,要维持这个即将破碎的家,要撑住这座就要倾倒的墙,只有他这个“少年家长”挻起胸、直起腰,用稚嫩的双肩挑起这沉重的担子。

  二
  李正立 11 岁时正读小学三年级,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他和弟弟暗中商量,他辍学回家干活,让弟弟好好读书,因为弟弟的学习好,尤其是数学,全乡第一。那时,母亲失踪,父亲忙碌,奶奶气管炎严重,懂事的正立便偷偷到乡砖瓦窑出苦力,一天挣得 7 元钱。后来,当父亲发现儿子没上学了,非常生气地说:“不上学,没知识,考不上大学,咱们家啥时能出头!”正立理解父亲,在家干了一年活又重返了校园。
  可如今,我是辍学撑家还是肩挑双重?父亲的遗愿不能忘。他决心既当学生又当家长,再艰难也要走下去。
  那时,学习并没有难倒他,返校后的第一次考试,他竟考出了全班最高分。而让他作难的事还是种庄稼。一年四季,从种到收的全过程全由他出主意、定盘子、掏实劲。农时不能违,学时不能丢,这对于一个 13 岁的“学生家长”来说真是一个严峻地挑战。
  他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孩子,父亲干时,他就在学,所以如今,这一切他都应对得既匆匆忙忙,又妥妥贴贴,恰似一个早熟的“少年掌门人”。他的成熟还表现在他的一种“忍受”。他曾对人说:“忙些、累些我都不怕,最不能忍受的是因为贫穷而被人瞧不起!”一次,他和弟弟一起去租拖拉机犁地,人家不仅不租,反而轻蔑地奚落说:“小孩子家,穷得叮当响,你掏得起钱吗?”说罢开着拖拉机绝尘而去。这件事深深刺痛了他,他和弟弟发誓,一定要通过奋斗让地里多长出钱来。
  豫东平原大多靠井水灌溉,为了使庄稼旱季能保收,他和弟弟扎紧裤腰带省出生活费,和邻居一起合伙凑钱买了一个深水泵,确保了旱天及时浇地,从而使 5 亩棉田当年就带来了几千元的收入,这也给小哥俩带来了希望和快慰。
  是艰辛的历练、挫折的冲撞,锻造了李正立困难面前不低头的倔犟性格。他自己说:“我一般不会哭的。妈妈第一次失踪,我打心里难受,我哭了;爸爸去世时我哭了,在坟前长跪不起,泪水滴湿了黄土地。打那儿以后,我就很少哭了,我在想,这个家今后就指望我了,虽未成年,但要成事,我要让村里人看我李正立一家一定会正正而立!”
  但是, 1998 年麦收时节李正立却又痛心的哭了一场。那几天,天气预报要有雨,他和弟弟用镰刀拼命地割,又用一辆破架子车拼命地往自家院里拉,收回的三亩多小麦全部垛在院子里。他生怕雨来,就决定去租一台脱粒机。麦忙季节,跑了一天一夜,还义务帮人家干活帮忙,才说妥了一台脱粒机。当机主拉着脱粒机来到他家时,看了看一大垛小麦忙问:“人呢。”正立指着自己和弟弟,又指指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和正在玩耍的小妹妹说:“这不 …… ”机主急了:“开玩笑。快去找人!” 麦忙季节,各家都在忙,上哪找人呢!机主又看了一眼这老小四口人,头一摇拉着脱粒机匆匆离去了。面对此情,李正立一脸无奈,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的他一屁股瘫坐到了地上 …… 毕竟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呀,他一头趴在麦垛上呜呜放声痛哭起来,懂事的弟弟跪趴在哥哥身边也哭起来, 70 多岁的老奶奶虽听不见孙儿的哭声,但看到了他们作难的情景,也早已老泪纵横了……
  是远处的雷声震醒了李正立,此刻他想,哭有什么用,只有干,拼死命的干!于是,他指挥全家老少四口人齐动手,把屋里院外清了清,锤的锤,打的打,挑灯夜战,与天夺粮。
  与天抗争的胜利再一次锤炼了他的意志。
  受繁重的家务、农活的影响,读到初二的李正立,学习成绩日渐下滑。弟弟虽数学成绩一直不错,但语文总是考不及格,懂事的弟弟与哥商量:“哥,咱家能出一个大学生就够了,你好好读书,我在家干活。”就这样,初中没毕业的弟弟便承担了家里的主要农活,让哥哥用更多的时间完成学业。
  李正立更加繁忙地奔波于学校与农田之间,与同龄人相比,他的负荷确实够重够多。但他常对人说:“我虽然过得艰辛,但我不抱怨生活的不公。艰辛让我更加懂得生活,苦难让我变得更加独立、自强,我觉得我的精神是富有的、快乐的。”
  高中三年,他按要求住校。因为家庭贫寒,生活中他十分节俭,并从生活细节上注意做到自立自强。每顿吃饭时,他总是避开同学们一个人吃,这倒不是怕同学们笑话他总吃便宜饭菜或啃干馍,他是怕别人同情他、怜悯他,变着法子给他挟好菜、肉菜。说实话,他真想吃肉,他每当看到诱人的好饭菜时心情几乎失控,但他每每总是狠命吞咽下口里分泌出来的唾液,捂捂咕咕乱叫的肚子快速逃离。贫穷没有让他感到自卑,但他要求自己一定要更加自强。他从不向别人借一分钱,也没有无故接受别人的馈赠和资助,他常说:“在苦难中坚持,定会成为一笔财富。”
  在上高二时,天遇大旱,李正立不得不三天两头请假回去帮弟弟抗旱,有时是通霄达旦,第二天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课堂。一天周末,李正立正和弟弟一起在地里干活,突然远远看见一群骑自行车的年轻人驾尘而来,走近一看,原来是李正立的同班同学们自发从 10 多公里以外奔来为李正立家帮工来了!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高二全年级的同学们也都来了,有骑自行车的,有开农用车的,还有自带工具、化肥、农药等生产资料的,这一切让李正立一时目瞪口呆,他紧紧握住班长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他自认为早已经哭干了的泪水不会再流了,可是此时无论如何也无法控制的泪珠断线似的夺眶而出 …… 他猛的和班长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他的孤独和无助一瞬间被团结的群体、温暖的爱心、高尚的行为、民族的美德彻底融化了 ……

  三
  2004 年,李正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焦作大学,报到那天,他带着全家仅有的积蓄 900 元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焦作大学,当校方听到了他的情况后,在“绿色通道”里顺利完成了注册、入班手续。入校第一天,他就体会到了大学里的温暖。
  正立深知,上大学与就业、挣钱养家还有相当艰苦的一段距离,顺利入学后,他仍在履行着一家之长的责任:弟弟将来的前途、妹妹的抚养和成长、奶奶的晚年生活等都要一一安排。他利用星期天回家与弟弟彻夜商量,最后决定,把家里的 7 亩地全部承包给别人租种,又卖掉了家里的几棵树,筹措了 2000 多元钱,决心送弟弟外出学一门谋生手艺。尊从弟弟的意愿,从众多行业中选择了汽车维修这一行。哥哥亲自送弟弟到郑州一家汽训学校学习了 4 个月,这期间,弟弟把初中、高中的数学、物理、化学等全部自学了一遍,他的自强感动了教师,结业后教师亲自介绍他到郑州一个汽修中心管吃管住干了半年,积累了实践经验,后来,很快在平顶山的一家有相当规模的汽车售后服务中心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正立和弟弟都离开了家,剩下年仅 14 岁的小妹妹一边上学一边操持家务,还要照顾年已 80 的老奶奶。懂事的妹妹总是对哥哥说:“你们放心吧,家里有我呢!”正立每当听到妹妹这句话,心里总是一热,心想:哥哥真的没有白疼你呀,当初你生命垂危的时候,我给医生下跪过;奶奶给你喂水时手连连发颤,我忙接过小勺子一口一口的喂水、喂饭,直到你慢慢长大;当别家的小孩欺负你的时候,我总是心疼地护着你 …… 如今,小妹妹真的帮了哥的大忙呵!
  弟弟已经能顾住自己了,但养活奶奶和妹妹需要钱,他上大学需要钱,学校虽然暂时让他入了学,但凭他的性格,学费迟早一定要缴清。所以一入学他一方面申请助学贷款,一方面积极参加了大学生组织的勤工俭学服务中心,坚持边打工边上学。他,坚持课余,不计工种,不惧寒署,诚实守信,靠自己的劳动换取了一份又一份收入。请看他入学的第一学期收入、支出的流水帐:
  收   入
  2004 年 9 - 10 月,在小餐馆打工 45 天,工资 150 元;
  2004 年 10 - 11 月,为飙骑广告公司做户外广告 16 天,工资 200 元;
  2004 年 9 - 12 月,为商户散发宣传品 10 次,工资 180 元;
  2004 年 11 月底至寒假,在校卫队兼职 15 天,工资 80 元;
        支   出
  给弟弟生活费 100 元;
  买旧自行车(谋生工具) 50 元;
  三次给家中寄钱 300 元;
  春节全家花费 200 元;
  妹妹上学报名费 110 元;
  归还欠账 300 元;
  个人生活费约用……
  小小账单,一目了然,入不敷出,艰难度日, 23 岁、 1 米 80 高的小伙子每天要吃饭,钱从何来?无奈他只得又卖掉了家中仅有的两棵树。
  同学们对李正立的家境同情、关注的越来越多,一双双援助之手悄无声地向他伸来,但均遭到了他的婉言谢绝。他向同学们掏出了心窝子:“我所遭遇的逆境,可以让我痛苦、停滞不前乃至彻底趴下,但也可以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人生目标。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在我看来,痛苦可以是绊脚石,但也可以是铺路石,从困难中我看到希望,在逆境中学会抗争,让绊脚石变成追求美好人生的铺路石。”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面对小小账单上的赤字,他以十倍的努力去抗争。 2005 年署假,他只身一人到郑州一个建筑工地上去干苦力活,靠诚实劳动挣得了一千多元的收入。在学校勤工俭学服务中心里,他除了自己干,还不断选择有利岗位组织贫困生们一起干。大家看中他,钦佩他,拥护他,选他当了服务中心负责人。他组织大家打工,服务大家创收,同时还号召大家,贫穷不能贫志,索取不忘奉献。 2004 年 11 月,校红丝带联盟组织开展为艾滋病孤儿捐助活动,他首先响应,勤工俭学中心是全校学生社团第一个行动起来捐款捐物的单位;还有一次他在街上看到一对老年夫妇举目无亲、身无分文、沿街乞讨时,便掏出身上仅有的 10 元钱给了老人;今年 6 月,他在勤工俭学中心里开展了为孤儿院孩子捐助活动,他带头拿出 15 元钱 ……
  就这样,李正立又上学,又打工挣钱,又奉献别人,学习成绩还一直保持在全班上等,不少同学深情地说:“李正立,不易呀!”
  对于苦惯了的李正立,世事如果像这样平静走下去也算公平,但是, 2005 年 12 月 20 日 ,又一重棒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头上:村里人来电话,说是妹妹出事了。他慌忙请了假急急火火往家里赶,坐在车上他满脑子尽是妹妹的身影,从骨瘦如柴,到健康成人,虽不是血亲,但胜似亲生,当初他离开家时就不放心一老一小,所以狠心在家里安装了一部电话以便及时询问情况,可是,今天,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等他一到,案情已明,妹妹是被村里一个歹徒强奸后杀人灭口扔到井里整整泡了一天才被发现。李正立悲愤交加,欲哭无泪,倾囊安葬了苦命的妹妹,他只给政府提出了一条要求:“一定要严惩凶手。”
  老奶奶怎么办,他思索良久,决定把奶奶带到焦作,边读书边打工照顾老奶奶,奶奶从小对自己特别溺爱,如今即使再难也不能亏待老人。正在这时,乡政府伸出了温暖的手,他们要接奶奶到乡敬老院免费奉养,颐养天年。李正立深受感动,饱含热泪向乡干部深深躹了一躬。
  返校后,李正立依然平静,他不想把痛苦带给同学。
  说来也怪,不怕痛苦的人总会有痛苦来纠缠。李正立尚未从妹殇的痛苦中完全解脱出来,时隔数月,噩耗又再次传来——奶奶病逝。可怜的正立呀,又一次离校奔丧 ……
  这就是李正立艰辛的人生经历。都说:“李正立,太难了。”李正立却平静地说:“我是个平常人,这都是些
平常事儿。”
  李正立的故事被地方报纸报道后,感染了众多人,鼓舞了众多人。
  一位采访过他的记者这样说:“初见他,他和在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没什么两样。可是当他向我敞开心扉时,他那鲜为人知的故事确实令人感动,同时,更让人感动的是这个 23 岁大男孩的坚强与朴实,看上去身体依然瘦弱的他似乎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感到困难。”
  还有一位记者情不自禁的留下这样的手记:“我不由得流泪了,为他的艰辛,为他的平和,也为他的坚强。他自小家贫,生活中最奢侈的事就是能吃上一顿肉,然而他自幼不知肉的滋味。听着他的叙述,我竟生出一丝愧疚,因为吃肉对我实在太平常了。我在想,待采访结束后一定请他去痛痛快快的吃顿肉,他一定不会拒绝,没想到我的心意被他谢绝了。于是我又掏出了 200 元钱以表达我对他的一种支持,谁知这一举动竟然伤害了他,他说:“我的倾诉不是为了博得谁的同情和怜悯,我只希望我的经历对那些因家庭贫困和不幸而感到自卑的朋友们有所启发,让他们振作起来,鼓起勇气走出困境。”
  这就是李正立。
  这就是看上去还是一脸稚气、一身柔骨、一副嫩肩的李正立。如若说“铁肩担道义”是对我们民族气节、民族精神的赞誉,那么,像李正立这样的一代青年义无反顾的这样
  一直走下去,又有谁还能怀疑这副嫩肩不会成为民族的脊梁呢!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