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文学 > 特别报道 > 正文
北中国的太阳
作者:邢军纪    日期:2011/1/14 17:11:33
 
            ———献给三北防护林体系的创业者和建设者
 
  在中国古老的万里长城旁边,又赫然崛起了一条绿色的万里长城———它东起于黑龙江宾县,西至新疆的乌孜别里山口,包括十三个省自治区市的5 5 1 个县(旗),总面积达4 0 6 .9 万平方公里,这就是在国际上被赞誉为“世界生态工程之最”的中国“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一位来中国考察的瑞典专家看到过去寸草不生的沙漠里竟然出现一片片林海时,她惊赞道:“呵,太阳,北中国的太阳出来了。”这项充满民族精神和东方美感的工程,吸引了多少人为它前赴后继,呕心沥血甚至为之献身。我们在此选取报告文学《北中国的太阳》的部分章节,以飨读者。———编者

  “野人”张候拉的故事
  张候拉于1 9 0 0 年出生,于1 9 8 9 年去世。
  他是山西省保德县人。张候拉出名很早,1 9 5 5 年,他在分得的山坡上种了两万多棵树,价值数万元,后来,他把这些树无偿地献给了国家。
  1 9 5 6 年,张候拉当上了省劳模。从1 5 岁起,每次出门远行,张候拉就给自己定下规矩,不管是何等情况,哪怕是乞讨化缘,也要寻几棵树苗种上。
  1 5 岁那年父亲死了。父亲临死前对他说:人活一世,盖棺而安。你爹这一辈子冤枉,死时连个棺材也没有捞着。后悔呀,咱这土疙瘩山连棵树都没有。娃呀,多种树吧,种树是积德行善的事,多积点德,给后人留下点念想……
  张候拉记住父亲的话,从1 5 岁起就开始种树。过了几年,他当上了货郎,在附近的山岭中走村串户。等货担轻了,钱袋子沉了,他便用铜板换几棵树种。有时没有铜板,便把老白布扯几尺换树苗。栽树的时候,并不分自家他家,看着合适,或山间小路,或河溪岸边,或村旁田头,总之,只要是他走过的路径,他看着合适,就把树们栽下去。从此多一分牵挂,等再路过那里,看树芽飘绿几许,量树身长高几分,眼巴巴盼它们长大。
  年轻时人们说他,候拉拉呀拉拉候,你把爱妹子的心给了树们啦。年老时人们说他,拉拉汉呀汉拉拉,你把爱儿女的心给了树们啦。
  1 9 5 8 年,张候拉当上了公社林场的一名临时工人。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他成了职业植树者。年终时,林场给每个职工分了三斤六两肉,可是他却把这些孩子做梦都够不着的肉给了别人,换回一些树棵子栽下来。第一次发“工资”,才6 块钱,张老汉回到家又从家里抽走了1 2 块钱,加在一起跑到邻县买了一斤水柳籽,然后又把这些宝贵树籽分发给街坊邻居,求他们好生把这些树籽播撒在自己的庭院屋旁,好好呵护它们长大。
  1 9 6 6 年的一天,张候拉的老伴张改子突然发现家里的8 0 块银元不见了。这8 0 块银元是她从娘家带来的,是她的镇家之宝。她连夜突击“审讯”,果然是“死老汉”拿走换了几车树苗。现在,这些树已经种在山沟沟山梁梁上了。为了种树,弄得全家倾家荡产,见老伴动了怒,6 6 岁的张候拉觉得很内疚。他这一辈子谁也不欠,就欠娃他娘的。罢罢罢,还是别拖累家里了,让自己一人去完结和树的不了情吧。于是他背起铺盖卷,悄悄出走了……
  张候拉只身一人进了山,在离村几十里的一处叫葫芦头的地方安顿下来。他的居室是一个深2 米、宽4 米的山洞。石洞背靠山坡,下临水沟。张候拉一住就是5 年。
  5 年来,眼见得山梁梁上的树多起来了,秃头山变得漂亮了。人们都知道山上住了一个“野人”,那是个白发盈尺的“种树仙翁”,是个“树精树怪”,他是个谁都难以理解的怪人。
  当了5 年“野人”的张候拉,在葫芦头山上种了3 万多棵树。1 9 7 2 年,瘫痪多年的林场又恢复了。张候拉又回林场继续当临时工。7 2 岁的老汉每天挥锹舞锨地种树种树,竟然把昏昏欲睡的林场弄得上下不得安宁。领导嫌他烦,便借故把他辞退了。张候拉哀求领导说,我不当临时工了,让我义务种树行不?林场领导又好气又好笑地白眼相问:你都这样一把年纪了,别折腾自己了,回家吧!
  见场领导剥夺了自己的种树权,张候拉急了,他上县里告状去了。他在县府门前拦住了一个干部。听完他的申诉,那人不解地说,“在荒山上种树有啥不好?”
   “栽去,谁不让栽,就说我说的!”“你是谁?”“我是刘忠文。
  哎呀,张候拉差点跪下来,原来是县委书记———县太爷哩。刘忠文就给林场领导写了封信,让他们准许老汉种树。
  张候拉得胜而归,从此便拉开架式在九塔山上栽起树来。九塔山是个光秃秃的山,要想种好树,就必须保护好土壤,不让水土流失。于是老汉背上草绳,扛着挠钩,挎着干粮袋走2 0 多里路到黄河滩上挖芦根。一天来回4 0 里地,背负百十斤重的芦根,水淋淋的,在春寒料峭的时候,全靠老汉的热脊背才不至结成冰。
  张候拉背了3 个春天,跑了1 0 0 0 多里路,才把土坝修成了。芦根发芽了,土坝变成草坝了,老汉又在坝两边栽上柳树,这条沟治理好了。他在九塔山一住又是5 年。5 年来,挑水的扁担坏过多少根?他记不清了,然而他却清楚地记得凡是经他手栽的树,没有因旱致死的。
  1 9 8 9 年,张候拉无疾而终。他种够了1 0 0 万棵树,离开了这个世界。死后人们才悟到:像张候拉这样的老汉,一辈子种了1 0 0 万棵树的老汉,5 0 0 年怕是才能出一个,他是真正的种树圣人,是树神树仙……

  站着没有躺着高
  他叫李志远,宁夏彭阳人。
  李志远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他长得高大壮实,他想,他完全可以凭力气挣饭吃,可以靠种庄稼养活年迈的父母。
  1 9 8 0 年冬日的一天,他到一截土崖下挖土,土崖突然坍塌,把他砸在里面。人们把他救出来时,他的一条腿已经没有了。
  他每天躺在窑洞的土炕上,真想一死了之。日复一日,他的胳膊已经变得纤细而无力。妹妹给他找来许多刺绣的图案,母亲给他使过的针扎子。为了使他解闷去愁,亲人们想方设法让他注意陌生的东西。
  他果然学会一手好刺绣。
  一天,他突然绣出了一幅翠鸟踏枝图。绣着绣着,他似乎听到了那鸟的鸣叫和树枝摇动的声音,他很长时间没有走出窑洞了,想着想着,他的眼泪出来了。他拄着双拐找到村长,要求承包家门前那块近百亩的大荒坡,他说:我要在荒坡上种树。虽然村长答应得非常庄重,谁也没把他的承包当回事,可是李志远却当了真。
  每天一大早他就拄着拐杖和娘上了荒坡,娘给他拿工具。干力气活曾给他带来过乐趣。可是现在他却举步维艰,离开双拐,身体难以平衡,举起镢头,拐倒人也倒。倘若用一只手,难以使劲,一镢头下去只刨出一点白印印。
  一天下来,他的断腿因不停扯动使断裂处的钢板撕裂了肌肉,他住进了医院,还没好,他就又拄着双拐来到荒坡。
  站不住,就索性躺着干。用男人们拥抱爱人的姿势拥抱大地,用下巴颏支撑着大地,用别人看不到的视角去审视大地,他不停挥动手臂去挖去刨,在他坚毅前行的身后,一行行鱼鳞坑整齐地排列着……
  他要把父母为他娶媳妇的钱拿出来买树苗。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含泪把攒了一辈子的钱拿了出来。
  几年下来,整整8 0 亩荒坡地变了模样,3 6 0 0
0 棵树齐刷刷长起来了。
  这时有人写信告状了,说他“开荒破坏植被”。县上专门派人下来调查。
  李志远不明就里,以为县里官员视察来了,便拄着双拐,和家人一起陪同他们参观几年辛劳栽下的林木。干部被震撼了,一个残疾人,竟然靠躺着卧着把8 0 亩荒坡绿化了,这真是人间奇迹。看到这种情景,他们激动地对李志远说:你是一个躺着比站着高的人!

  靖边双百万林草事件
  1 9 8 3 年,幸运的郭涛被任命为靖边县县长。
  任内,郭涛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这就是闻名全国的“靖边双百万林草事件”。
  郭涛上任不久,即在全县开展了一场有史以来的大讨论,题目是:“如何认识靖边县?怎样发展靖边县?”在讨论的基础上,制定了发展靖边的三部曲。三步曲中,郭涛认为首先要下气力抓第一步造林种草。
  这时,榆林地区也开始狠抓造林种草,召开全地区动员现场会。现场会就在靖边开。会上,地区领导亲自号召各级干部立即行动起来,集中力量打一场造林种草的攻坚战。为了表示地区的决心,当即拍板,不管哪个单位和个人,只要造林种草一亩地,就补助2 元钱,你如果完成1 0 0 亩,就给你2 0 0 块,1 0 0 0 亩就是2 0 0 0 块,1 万亩就是两万块!
  郭涛大喜,回转身就又连着召开了县里的三级干部会。
  会上,郭涛让各公社、大队,一层层往上报退耕还
林的数目。结果把诸多亩数一加,竟是2 7 0 多万亩!
  郭涛想:2 7 0 万亩,每亩2 元钱,上级就得补5 4 0 万!天啊,咱靖边县啥时候见过这么多银子?郭涛在会上说,咱靖边人有个传统,那就是讲究“实事求是,不尚空谈”,咱不能先对外吹,先干起来。
  1 9 8 4 年,靖边人疯干了一年。靖边人说到做到,内部统计数字果然达到2 7 0 万亩。
  郭涛揣着数字向地区汇报了。地区领导一看这数字就傻了眼:乖乖,5 0 0 万!(余数让郭涛给削去了)谁有那么多的钱补哇?这真是人们始料不及的。
  陕北多沙,多山,多荒漠。少水,少人,少树草。
种一亩树草,难哩。谁能想到,陕北人的干劲这么大?
  郭涛说:群众的火烧起来,那可是比天还大。2 0 0 万是少的,不信你们去核实核实。
  地区领导说:那当然要核实。谁知一下去调查了解,竟发现很多感人至深的植树种草英雄。靖边县东坑乡金鸡沙村的张加旺、牛玉琴夫妇就是其中一例。
  张加旺夫妇承包了万亩黄沙。夫妇俩将万亩沙地规划为三个治理区域,他们每天天不亮就去工地,天擦黑才回来。去时每个人得背上百十斤重的树苗。后来,张加旺病了,并且是绝症,骨癌,在银川锯断了一条腿。但病魔并没有阻挡住这位植树英雄,他带领全家继续在沙漠鏖战。调查时,万亩林已完成了近一半的工程……
  牛玉琴已经是闻名全国的劳动模范了,在张加旺死后,她又默默地挑起了造林的担子,并且一直栽满了1 1 0 2 7 亩,现在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诸如张加旺夫妇这样的植树英雄还有许多,地区查看了许久,认定靖边不是虚言。
  但要钱却仍没有。
  靖边因造林种草欠债累累。林业局曾四处寻觅树苗,没有现钱,由县委县政府出面做保,人家才给树苗救急的。哪知日后地区也没钱,县里更拿不出来,一时债主云集靖边,吵得沸沸扬扬。有一新华社记者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靖边县为造林种草太多而发愁》,登在内参上。文章一出,震动朝野。
  国务院绿化委员会、林业部三北局组成联合调查组,由国务院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任远寿同志担纲,前去陕北靖边了解情况。调查是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证明靖边县一年造林种草双百万情况属实。
  1 9 8 6 年2 月5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致函靖边县委,充分肯定了他们的成绩,为了表彰靖边人民植树造林的热情和干劲,中央决定给予靖边县2 0 0 万元的奖励,另外2 0 0 万元由陕西省、榆林地区奖励。
  靖边县双百万林草事件风波终于平息。回忆这次风波,郭涛说:靖边只是三北的缩影,靖边人也是三北人的缩影。而三北工程正是靠千千万万个像靖边这样的人民支撑的。1 9 8 6 年,三北防护林一期工程结束。三北局在北京举行表彰大会。靖边被评为造林先进县。
  陕北的榆林已经成为三北防护林工程的骄傲。榆林如今已是林茂粮丰,花果飘香,成为名副其实的“陕北江南”。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建设的深意尽蕴其中了。
  北中国的太阳就要冉冉升起了……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