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先锋诗歌 > 正文
丁东亚的诗
作者:丁东亚    日期:2011/1/10 17:40:05
 

 

 

 

 

无声嘶喊并非对抗的一种,你清楚,

该练习熟悉钟声,在小镇寻回生活的重心

关闭假释之门,或自我作证,制造一场

隐秘的战争。这年代,诗人被软禁;爱情

被审判;政治与抒情无关。黑夜低处,

只晚生的群蛾飞向熊燃的火焰,渴望毁灭

或重生。你清楚,无声嘶喊并非对抗的一种      

甚至,你清楚影子如此危险,制造恐惧

伪装蚂蚁军士,以低劣的方式严刑逼供

奸淫和侮辱,掠夺弱者沉默的言行。

 

这样,直到许多年后,你住进钟里,窥视着

内心糜烂伤口叮咬的一只硕大苍蝇,不肯

说出那些岁月掩埋的死亡,被涂改的真相。

 

 

 

无须证词,我知道你把它漆成红色是别有用意

这一次无须为谁卑躬屈膝 跨过去,想象无畏

 

在南方 本末倒置,到处布满假门

我们醉酒,满嘴疯话 不谈婚后疼痛的挣扎

 

你说,跨吧

像一匹无法驯服的烈马 忽然嘶喊出了初冬的寒意

我梦见一面坚硬的表情胎死腹中 婴儿无罪

我该怎样道破夜晚掩藏的玄机

 

无须歉意 我知道

在跨越之前 你内心卷起了怎样的坚刃

 

  

蜷曲的河流
于夜晚停止喘息  我的童年
突然爬满网状的纹
在清晨,盛开的声音越来越小   越来越近
像一些人
我所梦见的河流波涛汹涌

这是唯一的一条哺育村落的河流
前人不渡
村落唯一生育的女性生下我们
沿着河流一次次逃亡,迁徙   之后,死去
这条河流名曰母亲

我所记得的河流繁茂丰韵  在梦里
不渡众人

 

灯下疏影

一直在寻找一盏灯。这些年
弧状的消息刺穿帷幕。暗香浮动


我仿佛你挂在城门的咒语  

当你把黑色之蛊关进内心。窗外,

布谷携带温暖 独自潜入。

之后,闪电恍惚   羽状的疼痛滑浮

雨来了!已去。当月色慢下
钉子的鲜红取悦桃梦   你说,那么多光
间歇的病情引发着不安的碎谎 
谁把我们击落在了灯蕊 

这些,如同一次溃败的复述  一张脸掩下
三月的衰老  任风从母亲的哭声里穿越

 

关于咒或蛊

 

只懂得黑色舞曲,一种野蛮的速度。这是

我的乌相镇,黑色的咒语和巫术,黑色的

田野和河流,黑色的街道和泥土。

黑色,是一次雾状的毒,流动,欢呼

 

乌相镇,安居我和你。夜的秩序无法止住人类之痛

譬如婴儿胎死腹中,丑恶闹剧,废弃的房屋;

譬如闪电击燃的枯树,曝晒的尸骨,饿狗跟着一群张狂的苍蝇

这样的虚构,是一次成熟,如同一滴雨水落进干涸的心的净土

如同这一秒,我学会走路,万物复苏;

如同这一天,起飞的乌鸦,掠去全部的食物;

如同这一年,女性的冬天停止尖叫,把我哺育

 

然后,我企图逃走,沿着缝合的伤口

然后,那些预言的风声雷声张开嘴巴,吞下古时文明

而生活在乌相镇,就是生活在别处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