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先锋诗歌 > 正文
森子诗5首
作者:森子    日期:2011/1/10 17:30:41

 

 

 

森子诗5

 

 

周末

 

——为冯保平而作

 

苦涩的色彩学,我们都研习过,前景还差一些蹉跎。

这让你想到布拉格,另一个夜,不押韵。

还是和祖国做生意吧,

与漂亮的女人喝香茶,一只脚泡着月色。

草药驱动你的四季,

塑料袋陪你一起过周末,每一袋爱都有编码,

代价还是待嫁,你没细想,

消费更令人咋舌。

 

你已经拥有东欧的眼光,我更是偏向卡夫卡。

《地洞》那篇小说,我没读完,

也不准备再读,那样的日子总过不完,

过完了,我也完蛋了。

平顶山就这个熊样,你也看到了,有五个同学,

你听到的比看到的更多。

这里到处都是洞,却不相通,

幽灵跟我一样怀疑没有回声的生活。

 

这图景一旦说出就变样。你走之后,我一直在琢磨,

洞的永恒伙伴——非洞,是不是矿工?

我出现在没有工具的远方,

草之墟,欲望的火苗熄灭,这更要命,不是寒冷。

肯定的漏斗,爱戴的帽子,

坟丘就扔在路上。我走向它,不全部,

它跳跃着要我部分地低头,听骨头和石块的碰撞,

你不能肯定有火花。

 

①图霍尔斯基:“洞是非洞的永恒伙伴:洞不可能单独出现,这一点使我深感遗憾。

2009-12-28

 

 

湖畔独坐

 

——11月7日,与众友游凤凰岛,离队独坐得此诗。

 

岸——没有对错。

你我,有一个不在,这不巧合正应了

腹动的水和水的广博。

橡叶旋落,有如放生筏,不小心落水的昆虫

划动几下就到了鱼家。

没有对错,只有起伏,坐,躺下,弯腰,驼背,

静脉曲张,暴跳,几个看见

看不见的动作。

只有舒缓的鸟语因听不懂而婉约,

此种深刻返哺于寂静,

不解,诚恳的,

正如卖弄是热情的。

你邀落叶来几支你不会跳的曲子,

你会了,

并不是偷师,你只是打开身体,关闭了欲望的

几个小阀门,

水就从你的头顶泄下,言辞的光斑

在橡树间滑落。

难以言说的美,菖蒲早于你领会。

咀嚼青草的甘苦,你理解了自身应有的气息,

不该是群体性的麻痹的油腻,

连自我都嫌弃的腥臭。

这一刻,对通过错——现代性的扭结释放你,

他终于归来,你信吗?

 

2009-11-10

 

 

水泥厂

 

——给胡蔚中

 

 

我心头也有一座。

我用山脚踢它,它却冲我摇尾巴。

都是我的器官,我的烟道,

我擦的粉,嚼碎的沙砾,产下的阶级和恐龙蛋,

对自身的忿恨,

和对他人的埋怨。

你看,我的山包肿胀,一直没有消炎;

我的祖师庙破旧,香客稀少。

我的历史感像是在包浓烟滚滚的饺子,

21世纪——21张脸皮。

我呑下了可怜的筷子,

和发明比筷子跑得更快的人,

在自己的腹腔挖好了坟,替我来不及说话的子孙。

 

2009-9-5

 

 

法海禅寺路上遇村妇

 

 

我似乎知道你,你的代数,

你似乎也知道你是可以被除尽的。

这似乎之间,

家国升腾她的美雾。

 

我在两个世界心跳,

左侧悬崖好像毫不知情。

擦身而过的汽车能将你的全部

褶皱擦掉吗?

 

曾几何时,我想过你似乎的生活,

虽然我也在似乎中饥渴,

但你的似乎和我的却不苟同,

你不挣扎,而是把绳子交到我手上。

 

我在这首诗里绑架你,

似乎这不大可能,但求你相信,

没有人曾经解救过你,

真是这样?抑或是我得了妄想症。

 

2009-7-21

 

 

在李商隐墓前

 

 

这墓地多少有些心虚,

考究的话语虽分歧,但有村庄

举泡桐和杨树的手臂。

这里即千里,

野花入典,一朵务虚的浮云

停在麦田的账表中。

 

相聚不深,别也浅显,

电时代,诗的交往如喷气式。

比这更惊心的小浪底,

波峰的每一时段已被严格监控。

我向你虚拟的死拜了拜,

即承认情愿是有机的重复

和艳体诗的挪用。

 

我一直在想,除了书籍

没有更好的封土能安顿诗人的魂魄,

除非这墓地会喘气,

唇齿如两扇闭开的门,你像月影

一般来去。在商场,饭局

或梦的新庙宇,刚刚结识一个人,

而我并不能断定,他是不是

可以做一分钟的朋友。

 

2009-5-5 平顶山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