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录 | 注 册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先锋诗歌 > 正文
铁哥诗歌
作者:铁哥    日期:2011/1/10 17:25:34
 

 

你嘴唇上的咸盐

 

你嘴唇上的咸盐,舔着这些

昏暗的事物。它应该有

今年早春的嫩芽拱出地面,以前

它这样咬你。蝙蝠在黄昏祝福

看不见的路途,依靠舌头

舔湿空气。你嘴唇上的咸盐

在云端上翻跟头如我,我的肉翅

突然收拢了呢?那就摔下

不忍就像霜打灯笼的摇晃

这几天你舔着这些

向下坠落的梦,怎么会是这些

我忽略的呢?蝙蝠在黄昏时的祝福

舔着你嘴唇上的咸盐,它咬你

混合着唾液,那样的麻醉剂

越来越打针到细微。这豪猪

每天可以见到,在黄昏时回到洞里

它终究要睡,想到院里牡丹开花

 

2010-3-12

 

 

 

 

 

小说

 

我们谈论十年和十年之前的细节

捆在这些数字里的人,也会像柿树发芽

他们不紧不慢。皮影里的灯箱反证

被篡改了的剧情,那些泪啊

那些笑料,足够一晚上的欢娱,足够

在落梦时分闭上眼睛。像发芽的强迫症

导致婚姻的流产,叙述中的表妹

在尹湾村洗着漫无目的,看着满天

冰凉的星星。这就是你我争论的伤悲?

还是要拐回到柿树上的具体,它忍受着

不被说出的移栽,在结巴着的土地上

惶惑着自己的几岁。那些年谁也看不清

角色替换的频繁,抓住的落叶在脸上

贴紧、唯恐、割肉、哭闹、劝解的凉水

喷了一大口。月亮也像是被哄骗着

升上去,用来照耀皮箱里的这些破烂

小人儿上紧发条在桌上蹦,小纸条

写着诗。之后,被朗读省略了的之后

一定要有铁钩一样凶狠的结尾,要有铁锁

 

2010-3-5

 

 

 

 

新华街

 

新华街,现在叫商贸城西道

它就是个夹道,借书社,剃头屋

在大十街被追赶的人,可以迅速拐进

并消失,像消失于旁边院落里

石榴树的枝头。逃逸太古旧

记忆太深浅,像我们现在楼头的指点

太黯然。你说林立的酒肆是楼船

夜雪马上也要来,真是脚步飞快啊

带着一把令牌。它不管你是书生

还是莽撞人深陷于人海,它不管

走下台阶以后的南北。这样了

你拐出去,冻雨正好在额头

刻字,或者是汗,或者是微暗的火凉了

 

2009-11-11

 

干活

 

昨夜两点钟的雨,沙沙的落在

一高新修的塑胶跑道,电灯照着

小贼绕过的松柏,他要偷谁

我不知道。扛着梯子上楼,空空的

脚力逐渐细软,干活的心思跑了

绝望来了。教室里调理不好的多媒体

麻烦也可能来,停在操场上的

电车,一个螺丝一个螺丝的锈蚀

器官是这样。害怕在热闹之后

乱想,楼梯口突然出现的鬼

披着雨衣,一个面孔一个面孔的

浮现,带着入秋的凉气。朽烂气

仿佛心中积攒的落叶,堵塞了胸口

只是一瞬。我这个干小活的狼

警惕着母校的空旷,要安装的是

生存的迷雾,钥匙打开铁门

泥沼犹疑,才碰着死过去的老师

 

2009-9-22

 

 

 

Copyright2010 河南省作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案10206648号 技术支持:河南一百度